青青國產AV > 特種歲月 > 第619章 你們槍法怎么樣?
    “撤回來!連岳,撤回來!”

    許漢源臉色有些白,即便是見過無數的驚險場面,即便已經參加過兩次邊境大掃雷行動,但這位副總指揮還是被嚇了一跳。

    如果榴彈炸了,別說連岳,站在河邊的人都沒了。

    他忽然覺得自己是不是有些太大意,太冒險,或許是對自己掃雷隊下面的精兵強將太過于信賴。

    有時候并不是以拆彈技術論輸贏。

    意外這種因素,必須考慮在內,那是不可控的。

    已經快過年了,許漢源真的不愿意看到任何差池。

    否則,別說這個年毀了,自己恐怕一輩子都難以釋懷。

    連岳順著繩子,撤了回來。

    落到地上,踏上了實地,他總算松了口氣。

    “副指揮長,我再試一次。”

    “你扯**!”許漢源罵了一句。

    這話,是許漢源的標志性語言。

    整個掃雷部隊都知道,許漢源只要急起來,就會罵這句話。

    或許許漢源并非不懂那句文明大江南北的國罵,而是里頭大有文章。

    許漢源火,絕對是因為安全問題。

    例如有一次,有個分隊去雷場勘察情況,結果為了方便,抄了一條近路。

    這件事回來之后被許漢源知道了,開車到了那個掃雷隊,進了隊部大門就開始罵,一直罵到離開。

    罵得最多的,就是這句“扯***!”……

    其實很好理解,如果出事了,許漢源覺得那真的還心痛。

    所以這樣的罵,這樣的粗口,大家反而慢慢習慣了,許漢源出現的場合,有問題的時候他不罵幾句,大家還覺得不提神。

    隊里有些兵說,聽到副指揮長罵娘,那是打興奮劑,越聽越得勁,越聽越提神。

    “不能再上了!”許漢源看了看表,眉頭皺成了一團,說:“天黑之前一定要排除掉這顆榴彈,否則天氣預報說今天晚上可能有雨,萬一河流水位上漲,將榴彈推到下游,我們別找排掉它,找都找不到它,這玩意進了水里就是一個定時Zha彈,不知道什么時候會出事。”

    側過頭看了一眼張自強,說:“不是讓你帶了步槍和實彈嗎?我還有一個備用的方案。”

    “開槍射擊引信?”連岳問。

    許漢源說:“只能這樣,這是最安全的辦法。”

    張自強說:“副指揮長,這么好的方案你早該說了嘛,連隊長也不用冒險。”

    許漢源白了一眼張自強:“你懂個蛋!要靠射擊引爆榴彈,你說說,安全距離你設置多少?”

    張自強怔了一下,然后說:“最好一百米外,這是最基本的,如果要絕對安全,兩百米外……”

    許漢源說:“這就是了,彈片不長眼。張自強,你說你能1oo米外擊中榴彈的引信嗎?”

    他用手一圈,比劃了一個大小。

    “引信只有這么大,5厘米左右!”

    張自強嘟囔道:“我只是個工兵……”

    許漢源摸著自己的下巴,顯得有些心煩,說:“你也知道你是工兵不是特種兵啊……”

    張自強低下頭去。

    1oo米外射擊5厘米大小的引信火帽,要求的是極高的射擊水平。

    捫心自問,張自強覺得自己做不到。

    而且最要命的是,這榴彈已經出現移動的情況,鷹嘴澗下面是一個落差七八米的河面,一槍如果打不到引信而是擊中了彈體,會將炮彈推落水里,滾到下面的河中。

    一旦滾進河里,被水沖走,后果不堪設想。

    “我差點忘了!”連岳忽然大叫一聲:“特種兵!”

    在場的人都愣住了,一下子沒反應過來。

    “哎呀!我也是蠢了!急起來,什么事都忘了!”許漢源第一個反應過來,一跺腳說:“我忘了不是有一支特種分隊在你們掃雷1隊嘛!我怎么把這給忘了!該死!”

    連岳說:“對!韓隊帶的那些兵,都是狙擊手,他們就叫‘獵人’分隊,玩槍都是高手!我見過他們搞夜間射擊訓練,槍法準得匪夷所思!”

    “匪夷所思那你還不趕緊派人去叫?!”許漢源回頭對自己的司機說:“馬上戴上連隊長,回到排雷隊,告訴他們韓隊長我們需要協助!”

    司機二話不說,和連岳倆人一路小跑,回到馬路上,鉆進停在路邊的BJ212吉普,一個緊急調頭,朝著掃雷隊駐地的方向開去。

    掃雷1隊的駐地,莊嚴早已經吃完了午飯,坐在操場邊大樹下的那圈水泥圍欄上,和蘇卉開幾個家伙吹水侃大山。

    要過年了,雷也排完了,訓練暫停幾天。

    莊嚴覺得這幾天太美了,當兵兩年,好像就沒過過幾天這種如此舒服的日子。

    “我說要過年了,我們老徐同志怎么老是躲在房間里不出來?下崽啊?”

    張圯怡看了一圈所有人,沒有現徐興國,于是有些不解地問。

    2班的隆國平說:“剛才出來的時候,看到他自己躲在排房的角落里看書,手里拿著筆呢!我估計這小子是鐵了心要考軍校了。”

    “考軍校也是明年的事,考軍校連過年都不過了?”蘇卉開說,“我去找他去!”

    剛起身,就看到營門口駛入那輛熟悉的BJ212開了進來。

    “怎么又回來了?”

    大家都站了起來。

    沒人知道,這輛車今天來來回回跑了好幾趟,到底是為啥?

    汽油不要錢啊?

    連岳從車上下來,莊嚴遠遠打招呼:“連隊,怎么又回來了?其他人呢?”

    連岳說:“莊嚴,你們槍法怎樣?”

    所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忽然,全部人都笑了。

    蘇卉開用一種極其得瑟的表情指指莊嚴:“這個,集團軍神槍手,射擊比武第一名,那個,xxx師連續兩年射擊尖子、特等射手……”

    最后指指自己:“a集團軍偵察大隊,捕俘能手、特種射擊高手!”

    其實最后那個“特種射擊高手”的怪異頭銜是蘇卉開給自己吹噓的,壓根兒就沒這個稱號,其他人都忍不住都笑了起來。

    ————————————————————————

    第一更。

    今天依舊三更保底,其余還債。

    說起來,我算是比較勤奮的了,大家伙不要養書好么,訂閱下,我吃土事小,追讀低,編輯不給推薦,書就會死,這個比吃土更要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