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國產AV > 朕的江山要掛了 > 第460章 你就是來氣朕的
    侯君離偏頭看了她一眼:“雖然準備充足,當皇上亦不可掉以輕心。”

    米樂觸及他深沉的眉眼,知曉他話里的意思,轉而看向下方的火光:“朕明白,畢竟最關鍵的一步棋還在朕這里。”

    侯君離眸底掠過幾許微光,笑看著米樂:“臣相信皇上能做好。”

    米樂再次轉過頭,對上他嘴角的笑,卻是冷哼一聲——該死的男人,又在散發魅力了!

    她移開目光對上云貴,又看了看遠處的高遠:“你讓他們都跟著你,不怕京城那邊露陷嗎?”

    “不會。”侯君離淡道。

    “為何?”

    然而這一次侯君離卻未回答,仿佛未聽見她的話。

    “問你呢!”米樂直接不輕不重踢了他一腳,侯君離垂眸看了一眼,再對上米樂的視線,卻依舊什么都沒說。

    米樂當即擰了擰眉,這副緘口的模樣倒是少見,讓她更好奇了。

    “你說。”她隨即看向云貴。

    云貴小心翼翼看了一眼侯君離的背影,這才開口道:“齊王府這幾日是閉府狀態,之所以不會引人懷疑,是因為往年的這個時候王爺都會齋戒閉府十日,非緊急大事不會出府,是以旁人才不會懷疑。”

    “為什么要閉府啊?”米樂又問。

    按照金燕國慣例,閉府只有在府中先人過世這樣的大事下才會有,而齊王府每年閉府,分明不正常。

    云貴又看了侯君離一眼,見他不說話,這才小聲道:“因為老王爺、大公子還有夫人的忌日都在這幾日,王爺襲爵之后,每年都會閉府十日,齋戒沐浴為先人守靈。”

    云貴口中的“夫人”米樂知曉不是老齊王妃,而是侯君離的生母。

    而對于侯君離的生母,米樂知之甚少,但卻知曉這個生母對侯君離是不同尋常的存在。

    她一時沒有再問,云貴便退離幾步,到了后方。

    侯君離的目光依舊看著前方的孔明燈,火光在他眼中映出跳躍的光點,越發襯得那雙眼眸濃黑如墨,而至始至終他未動過一下,仿佛根本沒有聽見云貴的話。

    米樂瞅了他片刻,忽然往他身側走了幾步,然后腳一歪,“哎呀”一聲,一伸手便拽住了他的袍角,臉上滿是驚慌失措。

    兩人的前方是一段斷坡,雖然坡段并不嚇人,但是摔下去必然不可避免的受傷。

    侯君離下意識伸出手拉住米樂的手腕,卻被她的力道拉得往前歪了一角,米樂頓時失聲尖叫,半點形象也不顧地死死抓緊了侯君離的手大叫“救命”!

    侯君離總算是將她帶離危險地,隨后盯著她臉上驚魂未定的表情嘆了口氣:“皇上逗人的法子越來越新鮮了。”

    “什么?”米樂假裝聽不懂,“侯君離你胡說什么呢!朕剛才差點摔下去一命嗚呼了!朕要是死了,你這計劃再怎么天衣無縫也沒有用啊!嚇死朕了!”

    她夸張地撫著胸口,一臉僥幸的表情。

    侯君離看了她會兒,到底是沒有爭辯,只是伸出手來揉了揉她的頭發:“我知道了。”

    他說的是“我”,不是“臣”。

    米樂卻一瞬間明白了他的意思,頓時笑起來。

    她年歲到底是不大,又是女扮男裝,這么一笑起來,一張包子臉便鼓了起來,彎彎的月牙眼映著星星點點的火光,仿佛滿天星辰皆墜進眼底。

    侯君離忽然伸出手來,扣住她的肩將她往前一拉。

    米樂被迫前進了一步,站在他身前咫尺的距離,整個人幾乎要貼到他胸膛上,卻忽然只覺得肩上一重,竟是他將自己的披風解了下來,裹在了她身上。

    “山上風大,皇上披著吧。”他細心幫她系好帶子,又給她戴上兜帽。

    米樂看了看腳下,忽然生氣道:“侯君離,你就是來氣朕的!”

    “嗯?”侯君離順著她的視線一低頭,便看見了米樂腳邊,他穿著合身的披風直接在那里疊成堆了。

    哦,他好像忘記了,這小女娃雖然這一年多里拔高了不少,但依然只勉強到他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