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國產AV > 召喚大佬 > 第六章我是天魔吖兩千收藏加更
    李銘聞言手中劍不停,卻另有咒法,化作金光護住了全身。

    林溪身上貼著疾風符,腳步輕快,至少十息之內,李銘的劍還斬不到他。

    隨后強行推動體內的真氣,勾勒回春符文。

    此符文落地,吸引著草木靈氣,引得那未曾燒盡的枯草回春。

    地面,開始微微的抖動。

    一些綠頭的水蟻,密密麻麻的在回春的草木之間穿梭。

    它們以草木根莖為食,此時地面被李銘的大河劍氣破開,原本隱藏在地底暗河之中的水蟻,便都露了出來。

    “烈火咒!”

    林溪故技重施。

    只是這一次,效果完全不同。

    水蟻雖是水生昆蟲,身上卻都覆蓋著一層特殊的油脂。

    這些油脂散氣味,幫助它們驅散一些天敵,以及讓它們可以在水下保持靈活。

    此刻大量水蟻被點燃,水蟻們身上的油脂連成一片燃燒起來,造成的效果,與枯朽的草木燃燒完全不同。

    這是連大量的水汽,都暫時無法撲滅的火。

    甚至一定量的水汽,反而會助長火勢。

    遠處眺望,就像整個枯草嶺,都化作了火焰山。

    多數人的視線被阻,根本看不清火舌環繞之中,究竟生了什么。

    此時的林溪與李銘同處火海,李銘周身環繞著大河劍氣,調動著周遭殘余的水汽,不斷的凝聚著劍勢,意圖等待時機,一劍劈開火海。

    而林溪的身上,貼著的卻是斷空符,這種符可以用來相對的阻隔空氣。

    通常修士們,是用這種符,來防備毒修那防不勝防的下毒手段。

    “真難為你,還能想出這樣的辦法,確實令我有些狼狽。”

    “枯草嶺就是水蟻窩,這我早就應該想到的,卻忽略了細節。”此時的李銘依舊沒有任何的慌亂神情,即便是面對不利的局面,他依舊鎮定自若,顯然底氣十足。

    “不過僅僅只是這樣的話,可不夠贏我。”

    “還是說···你真的這般恨我?癡心妄想著,與我同歸于盡?”李銘似乎顯得廢話有些多。

    林溪將自己隱藏在燃燒的烈火之中,身上緊貼著的斷空符,正在不斷的失去光澤。

    “贏你?”

    “你不是只出三劍么?現在第幾劍了?”林溪的聲音,從火焰中傳出來。

    李銘聞言,冷漠的搖了搖頭。

    他的臉上,終于不再是那些虛偽的假笑,從骨子里散出來對林溪的鄙夷和蔑視:“我若用了第四劍,何人可知?何人能知?”

    其實李銘到現在為止,都不算是徹底用完了第二劍。

    只是面對各種小手段連出的林溪,他心中并不肯定,接下來的第三劍,可以真的擊敗···不!斬掉林溪。

    “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大家都知!”

    “李公子出身世家,大宗弟子,如何不知有擴音石?”林溪的帶著笑聲的反問,從重重烈火中傳出。

    李銘表情不變,只是運劍的度突然猛增一截。

    他已經通過與林溪的對話,找到了林溪的方位。

    這一劍既斷開了火海,也要斬掉落在重重火幕后面的林溪。

    就在李銘出手一擊的瞬間,林溪也動手了。

    那些術法,那些環境、地利優勢,都并非他真正的殺招。

    他真正的殺招只有一個。

    燃燒負面情緒,然后引來大量的陰邪靈氣。

    這些陰邪靈氣,在林溪的引導下,并沒有注入林溪的體內,而是朝著李銘蜂擁過去。

    若是正常情況下,李銘心神穩固,自然不會被這些陰邪靈氣所惑。

    但是此刻,在林溪的一再刺激下,他雖然表現的依舊‘合格’,卻心神已經動搖。

    求名者,終為盛名所累。

    李銘之前言語露出破綻,便是先兆。

    爾后,林溪言及此地藏有擴音石時,他的心神便徹底的露出了‘空隙’。

    失察之下,大量的陰邪靈氣涌入李銘的體內。

    這讓他的劍氣,在一瞬間暴漲了三成,但是卻又有一半的劍氣,失去了控制,開始反噬入體。

    轟!

    火海被撕裂出了一個大大的缺口。

    透過缺口,人們隱約可以看見,兩道人影同時負傷,似乎有勢均力敵之相。

    隨后火焰蔓延,再次將缺口填補起來。

    “你在騙我,根本沒有擴音石,擴音石雖然可以將某處聲音放大,傳播數十里甚至百里之遙,但是結構卻十分不穩定,此地水火沖突如此激烈,若有擴音石,也早就被炸裂。”李銘強提一口氣,只覺胸腹之間,萬劍攪動一般的疼。

    手持利刃,卻被利刃所傷。

    林溪確實沒有可以正面直接傷害到李銘的手段。

    但是李銘自己有。

    他那最得意的大河劍氣,此時便讓他自己嘗到了滋味。

    方才李銘那一劍,林溪即便是躲避的快,依舊不免被余力掃到。

    即便只是稍微擦到一些,此時依舊讓林溪胸口染血,拉出長長的劍痕。

    帶著極強侵蝕性的劍氣,正在朝著他的周身經絡蠶食。

    繼續放任不管,劍氣侵入五臟六腑,即便要不了命,也會變成一個病秧子。

    但是林溪就是沒管。

    即便對他而言,不過是再多轉化一點陰邪靈氣,然后費力驅逐劍氣,并不算復雜。

    然而戰斗之中,二者交鋒。

    稍有分神,便是萬劫不復。

    林溪不怕死···至少不怕死掉占據的這個軀殼。

    卻不想無功而返。

    “呵呵···哈哈!咳咳···!”李銘咳出兩口含著雜亂劍氣的淤血,原本就白嫩的臉蛋,此刻徹底的失去了血色。

    “方才你用的,應該是某種魔功吧!”

    “如此說來,咳咳···我若殺你,便是除魔衛道···當真是好極了!”李銘的表情,逐漸的有些猙獰,殘余在體內的陰邪靈氣,并未被清除干凈。

    這嚴重的制約了他的個人能力。

    林溪沒有李銘那么多話。

    他手中正在凝聚術法符文。

    風!

    大風!

    大風咒!

    或者更多人,都愛稱之為除塵咒。

    未曾凝聚如風刃,或者上升如罡風的風咒,往往并不具備獨立的殺傷性。

    故而大風咒,在低階術法中,屬于沒太多存在價值的一類。

    但是此刻,林溪卻開出了其價值。

    風助火勢!

    熊熊烈火,在大風的慫恿下,猶如一條怒火焰龍,朝著李銘撲殺過去。

    面對林溪的攻勢,李銘揮劍抵擋。

    身上更是閃爍起了層層光環,那是他身上的一些護身寶物在起作用。

    “為了一個女人,與我這樣的天之驕子結仇,你真的覺得值得嗎?”焰龍咆哮中,李銘的聲音似乎斷斷續續的傳來,他知道不能讓林溪一鼓作氣,繼續調動大風,推動火勢。否則他身上的護身寶物再多,終究有耗盡靈氣的那一刻。

    即便不愿意承認,他依舊必須正視···自己已經落入了下風,并且隨時有可能殞命。

    “不值得!”

    “我可以不要她,但是你卻必須死。”林溪冰冷的聲音,同樣穿過了火焰的阻隔,如冰刀一般刺入李銘的耳中。

    李銘聞言一邊咳嗽,一邊大笑道:“我懂了!有沒有她其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沒有我很重要。你嫉妒我,這讓你入魔,讓你瘋,讓你感覺到了自尊嚴重受挫。”

    林溪回應道:“你的廢話太多了!”

    繼續大風咒!

    周圍殘余的所有火勢,幾乎都在大風咒的作用下,朝著李銘涌動。

    李銘并不是不會使用術法,如大風咒這樣的通用術法,沒有幾個修士不會使用。

    但是他卻抽不出手來凝聚術法符文。

    殘余的陰邪靈氣和散落在其胸腹要穴之中,不受控制的大河劍氣,還在使勁的拖著他的后腿。

    火焰化作的兇龍,已經遮蔽住了李銘的周身。

    火舌舔舐著李銘的頭。

    他的琳瑯劍揮舞出來的劍氣,已經不再那么強勢。

    如有大河,方才滔滔不絕。

    若是被困頓一方,成為了一潭死水,再談何波瀾?

    “你真的要殺我?”李銘艱難的聲音,從火龍的砥礪下傳出。

    “你也可以認輸!”林溪回應道。

    李銘會認輸嗎?

    他寧愿死!

    依然大風咒!

    此時在眾人的眼中,林溪已經顯露出了大半的身形。

    火焰已然呈現一面倒的趨勢。

    林溪體內的真氣,已經被接連的施展術法而掏空。

    大量的陰邪靈氣,在燃燒負面情緒的代價下,不斷的補充進入干涸的身體。

    干涸的身體,驟然遭受如此霸道的靈氣沖擊,頓時在許多脈絡、要穴之中,出現了裂紋。

    烈火咒!

    大風咒!

    烈火咒!

    大風咒!

    林溪似乎陷入了一個施展術法的循環。

    一旦真氣干涸,便直接以燃燒負面情緒補充。

    直到那火龍吞吐之下,再也沒有一絲一毫的負面情緒傳遞出來。

    手下留情?

    避免惹出大禍?

    后患無窮?

    對不起!

    林溪···他是天魔吖!

    一道滿懷怨恨和負面情緒的強壯靈魂,從燃燒的廢墟中升起。

    林溪壓制不住沖動和渴求。

    飛身撲入火焰廢墟之中,然后將天魔蟲分身,從魏凌峰的靈魂中抽取出來,如同一根纖細的繩索捆住了那即將飛走的靈魂。

    隨后在靈魂拼命的掙扎中,拉入魏凌峰的意識空間,緩緩消化。

    火焰廢墟中,傳出了林溪大聲的呼救聲。

    “撐住!撐住!千萬別死!”

    “李兄!李兄!你頂住啊!”

    聽聞聲音,趕過來的人們,便看到了這樣的畫面。

    在殘余的火焰灰燼中,‘魏凌峰’抱著李銘焦黑的身體,不斷的壓榨著自身的生命潛力,不斷的將一枚枚回春符,壓入李銘的胸口。

    肉眼可見的度,‘魏凌峰’的滿頭黑,轉變為花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