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國產AV > 召喚大佬 > 第三十一章我們失去了什么為羿落千秋萬賞加更
    “我們都被他耍了!”

    “快!快點抓住他!只有他···只有他才能挽回局面。”

    “不可讓他跑了!還有···留下他性命。”驚仙宗內,數位長老聯名動宗門龐大的實力。

    此時的林溪,就在鎮元司。

    三百蠻人騎兵,已經全副武裝,守衛在四周。

    而鎮元司,也已經被憤怒的修士們圍堵了起來。

    所有人都需要一個說法。

    林溪站在書房內,此刻他感覺自己,就像徜徉在大江大河里一般。

    從四面八方涌來的負面情緒,已經將他團團包圍。

    憤怒、焦躁、悲觀、失望、甚至是絕望···各種各樣。

    假如林溪占據的不是文元祥的身體,而是蠻人那樣強大的身軀,他甚至可以燃燒負面情緒,將一具身體的實力,在一瞬間提升到金丹極限去。

    至于破丹成嬰···林溪確實做不到。

    那已經不是靈氣多寡的問題,而是煉氣化神的開始。

    需要的是精神上的某種蛻變。

    林溪說到底···也只是域外天魔中,僅僅比天魔蟲高一級的眼魔而已。

    所有人都想要一個說法。

    而林溪···或許是唯一一個,能夠給予他們說法的人。

    陳擎就堵在林溪的大門口,山雀在和他對恃。

    但是看陳擎那通紅的雙目不難確定,他或許遲早會不顧一切的開戰,選擇沖進來。

    “為什么?”

    “你為什么要停止?”

    “你讓所有人都輸了!沒有人獲得好處。”

    “你這個小偷,強盜!你偷走了我們的靈石、資源還有元點,你這個萬古不消的罪人!”陳擎在門外破口大罵。

    這些罵聲其實是還算溫和的。

    因為在鎮元司外,那些散修們的叫罵更甚,各種不堪入耳的辱罵,各種換著花樣與文元祥家女性生不可描述關系的詞語,簡直是創造想象的極限。

    “偷?”

    “我也一無所有!”

    “我并未獲利!”

    “我偷走了什么?我只是選擇收購我想要的,然后···我不再需要更多了,我做錯了什么嗎?”林溪的聲音,從書房內傳出去。

    然后傳遍四方。

    通過各種符咒、術法,甚至可能擴散到整個大祟,關注這件事的修士耳中。

    人人唾罵著林溪的無恥。

    無論對錯何人。

    他們已經無法冷靜的思考。

    人群中,一個年老的修士,用歇斯底里的聲音大喊:“那···那我們的靈石、我們的元點,我們的一切都去哪了?”

    “是啊!是啊!都去哪了?”

    人們紛紛質問,當由天青墨靈石帶來的繁榮崩塌的那一刻,所有人這才猛然現,自己不知不覺已經一無所有。

    那么如果人人都在虧損。

    那些失去的···它們又去了哪里?

    那些曾經繁華的,好像完全不虛假的一切,它們又去哪了?

    憑空蒸了嗎?

    消失無蹤了嗎?

    不!

    沒有人會承認這個結論。

    他們更愿意相信,是林溪吞掉了這些本該屬于他們的一切。

    轟!

    一道雷霆轟碎了林溪書房的屋頂。

    山雀和圍攏過來的幾個蠻人騎兵,被直接炸飛了出去。

    一個國字臉,面目威嚴,身攜雷光的修士,出現在了林溪的書房內,然后冰冷的看著林溪,滿臉殺意給林溪帶來了極大的壓迫感。

    看得出來,他是想要殺死林溪的。

    但是他卻不得不克制自己的沖動。

    “我們給你資源,給你人手,現在出去···公布你將會以每斤三十元點的價格繼續收購。”

    “我只是在通知你,而不是在與你商議。你只有兩個選擇···答應,或者死!”這個修士的境界是什么,林溪看不懂。

    他畢竟也只是表面筑基的眼魔罷了。

    無論這個修士是什么境界,他的強大毋庸置疑。

    而或許,他在林溪的這場游戲里···損失也可以用龐大來形容。

    林溪面對著強大修士的壓力,緩緩說道:“我可以依照你說的去做,但是你真的覺得還有意義嗎?元點已經崩潰了,這是你們自己的問題,你們沒有用足夠的力量,來維系元點的公信力。”

    “少在這里花言巧語,你以為我們還不知曉嗎?”

    “你與古月教的妖人勾結,乘機大量的收購鎮元司的資源儲藏,若非如此···一切豈會落入今時今日的局面?”

    “我們已經安排人去圍剿古月教,你們帶走的資源,全都會被追尋回來。元點的價值···依舊可以體現。”強大的修士不斷的說著,同時步步逼近林溪,給他造成壓力。

    林溪卻搖搖頭:“頭疼醫頭腳疼醫腳,衣服破了補漏洞,水壺穿了遮住孔···這樣真的可以挽回一切嗎?”

    “你難道沒有算過,以我給古月教的那些元點,購買的物質,對于整個大祟天下的鎮元司而言,卻不過九牛一毛。即便是收回了···又能如何?”

    強大修士的表情為之一凝。

    “真正的消耗是看不見的,是日積月累的。在這場狂歡開始之后,每一個修士,都以自己曾經無法想象的方式,消耗著資源。”

    “沒有什么是會真的徹底消失不見的。有人質問我···他們失去的,都去了哪里。假如天青墨靈石之事,從不存在···那么一切你們是不是都想通了?”

    “你們消耗了自己的未來,消耗了原本屬于將來的一切,用來滿足了現在的貪婪。”林溪的每一個字眼,都打在人心坎上。

    他不僅僅說給這個強大的修士聽。

    他更說給那些堵在外面的散修們聽。

    當然···林溪不是要洗白。

    他如果要白,一開始就不會這么黑。

    所以當人人都若有所思時,林溪一擊直接擊穿了所有人的心臟。

    “所以···痛苦吧!絕望吧!這些都是你們應該承受的,沒有人能挽救你們,我不行,三大宗不行···甚至是元神大修士也不行,除非存在真仙降世,改山移脈,偷天換日,給你們漫天灑靈雨,遍地落靈根。”林溪猖獗的聲音,透過各種工具,傳遍天下。

    此刻···林溪徜徉在負面情緒的海洋里。

    他真正的坐到了···收割天下的韭菜。

    這一次只要返回混沌潮汐之中,他就是一波肥。

    或許可以一次性的凝聚多個器官。

    三個?

    或者五個?

    還是更多?

    就連林溪自己也不清楚。

    “孽障!孽障!孽障!”

    一個孽障,比一個孽障喊的痛徹心扉,恨入骨髓。

    林溪面前的這個修士沒有動手。

    卻見一只巨手,從天外飛來,朝著林溪按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