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國產AV > 召喚大佬 > 第六十六章不計前嫌須彌高僧
    出手的自然是燕北仇。

    此人性烈如火,嫉惡如仇,雖然不過是林溪的寥寥數語。

    但是結合前后關系,以及觀月真人的態度,他已經自行腦補了全部過程。

    此刻這一劍,來的自然是又急又兇又猛。

    觀月真人也沒想到,這燕北仇居然就這么動手了,反應不及之下,只是勉強給自己瞬間加持了一道護身咒。

    雖然是低階術法,但是元神真人用來,自然也是威力不俗。

    只是面對的卻是燕北仇含憤一擊,古而那護身咒形成的保護,頃刻便碎。

    劍勢剛猛,勢大力沉。

    雖然不顯任何異象,卻是已然將勁道全都凝聚于劍鋒之上。

    觀月真人無奈之下,以自身洞簫法寶直接抵擋。

    那與觀月真人相伴數百年的洞簫,在燕北仇的劍下,亦無法抵擋多久。

    炸碎之后,劍鋒余力,依舊沖向觀月真人。

    觀月真人急忙躲閃之下,雖然未曾被巨劍直接擊中,霸道、凜冽的劍氣,卻已然刺入了他的軀體,在他的周身經脈中游走。

    噗!

    觀月真人口吐著夾雜劍氣的淤血,面色青白交織的看著燕北仇。

    “燕北仇!此地是天音閣,你敢放肆?”與觀月真人素來交好的云海真人,手持著古塤,已經擋在了燕北仇面前,阻止他繼續揮劍劈向觀月真人。

    “哈哈!天音閣?也不打聽一下我燕北仇是什么人,漫說是你天音閣,即便是天下音修圣地九霄琳瑯宗,我燕北仇看不過眼,依舊敢拔劍。”

    “觀月賊徒,為一己之私,害人性命不止,連魂魄也不放過,此等行徑,何以論為正道?不殺之不足以平我燕某之憤!”燕北仇劍氣沖宵,周圍已經隱隱結陣的眾多天音閣弟子,紛紛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

    即便是同為元神真人,聞名整個青宵界的劍俠和只是坐地虎的一派尊長,還是有很大區別的。

    林溪在一旁,看的很爽。

    雖然他并不是須彌,雖然當初因為觀月真人之舉動,他獲得了極大的好處。

    但是,若是站在須彌的角度去看,那么一切又都十分的憋屈。

    如今見到觀月真人被燕北仇追砍如狗,林溪心中也有小小的痛快。

    不過,他還是得站出來,阻止鬧劇繼續。

    畢竟,天音閣如果這個時候就散了,林溪拿什么去坑那些換皮婆婆招來的三山五岳大妖魔?

    坑不到人,他談什么繼續收割負面情緒?

    “阿彌陀佛!貧僧謝過三位施主的正義執言。觀月真人雖然有罪,貧僧身為佛門中人,也難以用大慈悲之心,寬恕于他。但是···這天音閣的滿山弟子,卻是無辜的,若是這般斗下去,只會被妖魔所趁···。”林溪一面說著,一面面露苦澀。

    娥黃仙子一臉動容的看著林溪,然后唏噓道:“小和尚!你不必如此委屈,有咱們在,天音閣保得住,這觀月真人···也必須受到懲罰。”

    就連一直表情淡然的老君觀天師,小臉上也露出一抹微笑:“和尚倒是好心胸,原以為你別有所圖,如今看來···卻是老道起了小人之心。”

    隨后這位天師目光一掃,看了看天音閣的四位真人,隨后問道:“天音閣立派數千年,一直秉持正道而行,當年與我老君觀,也算是有些香火情分。如今老道便逾矩問上一句···自今日往后,天音閣是否還愿走那正道光明之路?”

    云海真人看了看自己的幾位同門師兄弟,代替眾人回答道:“天音閣自然是正道,天師何出此問?”

    小天師小臉緊繃,滿臉嚴肅道:“既是正道,那便需以正道行事,錯了認,認就要改,若不能改,便要受罰,老道說的可對?”

    燕北仇雖劍道修為通天,當世可稱前十。

    但所持不過是自身武力。

    而老君觀的天師,為當今青宵界道門領袖之一,他若不認可天音閣為正道門派。

    從此只怕便再不為正道所容。

    今日前來馳援的正道修士,便該散去一大半。

    別問為什么,天師、燕北仇、娥黃仙子三人,愿意為了區區一個‘小和尚’的情愛之事,做到這般份上。

    畢竟從單純利益角度出,為了一個已經生的不幸,和一個正道宗門決裂,怎么想也不是很劃算。

    然而這世上之事,非是就此而論。

    利益雖是主流話題,但是永遠也不能因為自己向往利益,而否定存在一些令人心折的價值觀。

    正道之中,自然多有偽善之輩,藏污納垢。

    但是正道被稱之為正道,絕不僅僅因為只有偽善之輩,這其中必然還是有一心為公,滿腔正義者。

    觀月真人推開攙扶自己的弟子,神情已經逐漸恢復了原本的鎮定。

    雖然···還是有更加洶涌的惡意,朝著林溪涌過去。

    林溪甚至覺得,除非他吞了觀月真人的靈魂,否則不可能再比現在從他身上獲得的好處更多了。

    “天師意如何懲罰我?”

    “殺了我,讓我給那女子賠罪嗎?”觀月真人的聲音中夾雜著難以抒的怒火。

    強權、實力、勢力,他當初就是憑借這些,肆意的操縱、戲耍甚至觀賞著須彌和紅蠟的愛情,引導著他們的人生。

    而現在,他卻同樣面對命運無法自控的狀況。

    “真人言重了,老道并非霸道之輩,怎會如此?只需真人自斬三寸元神,然后煉成元神真符,送給這和尚,此物雖無法挽回他心中所愛,但是也算是寥以補償了。”小天師說道。

    觀月真人聞言,咬著牙,怒意在身上涌動,卻不知該如何反駁。

    元神真人,最重要的就是元神。

    即便是肉身隕滅了,只要元神無礙,就能轉世重修或者直接奪舍再存。

    倘若元神受損,則是真正的重傷。

    尋常元神修士,即便是元神大成,也不過區區九尺元神。

    觀月真人初入元神境界,修行數十年元神不過二尺有余,斬了三寸,就等于廢掉了他近百年修行,要想重修回來,還不知多久。

    更麻煩的是,這等自殘元神的行徑,可能導致元神崩潰,走火入魔。

    “如此···觀月謹遵天師法旨!”觀月真人掙扎片刻,面對天師那淡漠的雙眸,只能低頭道。

    言語之中,已然沒有了認錯之意,更多的是面對強權的屈服。

    更加洶涌的惡意,朝著林溪而來。

    林溪···被天音閣的惡意狂潮包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