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國產AV > 召喚大佬 > 第九十六章隱秘
    聽到周圍的議論聲越來越多,林溪憤怒道:“我不過是微微打了個盹,這廝的同伙,便擄走了柳仙姑娘。”

    “我方才與柳仙姑娘談心半宿,引為知己,此事不能如此算了,待我將他送到赤子教,讓赤子教的人,幫忙審出柳仙姑娘的下落。”

    找人背鍋注定只能蒙騙一時。

    所以林溪想著的,是如何將這個謊言給閉合上。

    既然帶走柳仙的是赤子教,那就將這個‘線索’還給赤子教。

    如此一來,赤子教卻也不好明目張膽的誣陷林溪了。

    畢竟故作沉默,與刻意誣陷,那是兩種概念。

    林溪現在的身份,也并不是什么浪蕩江湖,無依無靠的孤家寡人。

    在他的身后,站著的是南陵劍閣。

    在有必要,相對維護南陵劍閣形象的同時。南陵劍閣,也會成為他的靠山。

    說罷之后,林溪也不再管大廳里的人,如何議論紛紛。

    提起被釘在地上的歸驊子便走。

    老白二人,瞧著林溪奔出大門,朝著赤子教的方向而去。

    瞬間便都跟了上來。

    “老白!這個人,不能讓他交給赤子教。大五行宗的那些雜碎,這么有膽子監視你,一定還有別的想法,甚至也與你那個老相好,約你在這里見面有關。”胡大官人對老白說道。

    老白點了點頭,然后對胡大官人道:“一會我出手攔住他,你負責找準時機搶人。記住···一定要用五行之外的力量封住人,否則別到手還跑了。”

    此時已經是深夜,已然到了整個蒼云城最安靜的時候。

    賭場的門都關著,里面還能隱約聽到一些興奮的喧嘩聲,但是更多的還是一些骨牌和色子,在桌面上撞擊的聲音。

    街道兩側的青樓,燈光都變得暗淡下來,稀疏的樂器和樂曲聲,讓夜色變得零落。

    河面上的畫舫,都已經靠岸,河水怕打著船底,微微慫恿著畫舫,緩緩的起伏著,就像搖籃。

    林溪提著剛剛被解開禁制的歸驊子,走在空曠無人的街道上。

    涼風從河面上吹來,街角的燈籠,斜斜的掛在屋檐上,來回的打著擺子。

    “你想用我頂罪?”

    “我告訴你,這是沒用的。赤子教的人,根本不會見你。”歸驊子被林溪拎在手里,臉貼著地面,縮著牙說道。

    “看來你現在,大概已經反映過來我是誰了。所以···是不是很后悔?挑錯了地方藏著?”林溪問道。

    一股惡意朝著林溪涌來···質量不低。

    “絕刀白凡!早知道那個房間里有你,我絕對不去。只是九樓的房間,平日里都沒什么人,最多也只有幾個粗通修為的小姑娘,沒曾想···今日竟然來了恩客。”歸驊子恨意滿滿的說道,言語之中,皆是悔意。

    “我不管你為什么躲在那里,是為了偷窺,還是為了竊香。總之···就當你運氣不好,我被人擺了一道,恰巧你在場,幫我脫身,再好不過。你便認命吧!像你這樣的家伙,赤子教的人,當然不見。但是我···他們不敢不見。”林溪自信道。

    “難道你沒有聽說嗎?赤子教現在的三長老,當年就是瑯嬛玉仙樓的花魁,你父親白天奇,曾經是她的入幕之賓,二人曾有過山盟海誓。只是后來,你父親將故人忘在了腦后,即便是赤子教的人,皆需心懷赤子,但是赤子亦有難忘難解之恨···你現在還確定,你可以安然脫身嗎?”歸驊子冷笑說道。

    林溪表情不變,依舊朝著赤子教的方向快奔走。

    “你不信我?”

    “你為什么不信?我的五行遁術,雖有破綻,但是破綻極少。所以只要我想要聽到的秘密,十有八九都會被我聽到。”

    “我可以用祖師爺誓,我說的都是真的。”歸驊子繼續說著。

    林溪稍稍停頓了一下腳步,然后才說道:“你說的是真是假,我并不在意。我只是需要給那些看熱鬧的人一個說法,并不需要向赤子教交代。”

    “何況,一個長老而已,他也代表不了赤子教。”

    “你若想要保命,不妨說一點更讓人提得起精神來的東西。比如你為什么會出現在瑯嬛玉仙樓,又為什么會躲在那個房間。”

    “原本···我還真當你偷香竊玉,不過現在,你可是不打自招了。”

    說話之時,林溪燃燒負面情緒,直窺視歸驊子的內心。

    雖然得到了對方的弱點,但是掌握的訊息,卻并不太多。

    這一回,歸驊子沉默了。

    林溪卻將他提起來,然后看了看他的那只眼珠子,伸手似乎想要摳下來。

    “等等!別動手!”

    “我說就是了!”

    “我是跟著薛慕白來的,他的師父黑帝,是我們大五行宗的仇人。我們聽說黑帝即將面臨千年大劫,所以想要從薛慕白處,探聽出黑帝的虛實和弱點,好提前做準備。”歸驊子不得已,半真半假的透露了部分訊息。

    修士的元神,修到了九尺,便可選擇入劫。

    也就是俗稱的渡劫期。

    一般來講,元神境的修士,有著一千到一千八百年左右不等的壽命,這依照個人機遇不同,有上下浮動。

    而許多元神修士,都會在壽元不多之前,進入渡劫期。

    而到了渡劫期,則是每千年則有一場大劫,劫過則生,若是抵擋不過便是死。

    除非能參透天人之理,由凡蛻仙,打破虛空,進入更大的世界,更廣闊的天地,才能逃過天劫臨身。

    而絕大部分的渡劫期修士,往往追求的都只是如何渡劫,哪怕千年大劫一次比一次重,一次比一次險。

    但是成仙之機,卻飄渺無憑。

    青宵界中也有傳言,唯有五十歲之前,修成元神,百歲之前破入渡劫期的修士,搶在第一次千年大劫前,便有了雄渾的修為和手段,才有可能,在面臨第一次千年大劫時,尋得成仙的契機,成功登臨仙道,成就真仙。

    這也是青云榜之上,隱仙榜的由來。

    相比起青云榜,隱仙榜的篩選,無疑要嚴苛的多。

    同時這也是為什么,須彌的師父妙空和尚,愿意舍棄一身修為,甚至魂飛魄散,也要幫助須彌,小小年紀就悟通佛理,成就元神大修士的原因之一。

    妙空潛力已盡,不過是空有神僧虛名。

    而須彌還年輕,若能二十幾歲便成了元神,那隱仙榜必定有他一席之地。

    而老君觀的天師,說要囚禁須彌百年,就是故意要氣那些和尚,讓他們的算計落空。若能干涉須彌百年,讓須彌不能在百歲前進入渡劫期,那就算是惡心了那些苦心造局的和尚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