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國產AV > 召喚大佬 > 第一百四十章碧海真人早成魔求訂閱
    “你是說···碧海真人?”林溪問道。

    李扶搖走上前來,將雙手搭在林溪的肩膀上,然后說道:“其實,很多人都曾經猜測過,說碧海真人早就成魔,被天魔占據了肉身。”

    說到這里的時候,林溪忽然仿佛可以感受到,身后那個女人的緊張。

    林溪知道她在擔心和懷疑什么。

    有些事情,不做是破綻。

    做了,就是漏洞。

    繼續拖延下去,以李扶搖的閱歷和見識,不懷疑···那絕不可能。

    “碧海真人···確實很有可能,他的經歷,很多人都研究過。說實在話,為何他能屢屢渡劫,連破六次千年劫,至今都是一個謎團。畢竟從他的前半生軌跡來看,他雖然入了渡劫期,卻也稱不上多么的驚采絕艷。”林溪順著李扶搖的話題,往后說道。

    碧海真人,百年筑基,三百年修成金丹,五百年元嬰,八百年元神···這樣的進度,真的不算快。

    和須彌這種二十幾歲的元神沒得比。

    和白玄這種二十出頭,修成劍嬰,并且有望進入隱仙榜的天之驕子,也沒得比。

    那么這樣的碧海真人,究竟是憑什么,渡過了六次千年大劫,成為了青宵界經久不衰的傳奇?

    “有傳言稱,碧海真人殺過真仙,你信嗎?”李扶搖忽然問道。

    林溪一愣,不知該如何作答。

    李扶搖卻繼續接著說道:“這不是謠言,而是真的。那個被殺的真仙,就源自我玉昆宮。玉昆宮傳承古老,只怕修行界,很少有人,還記得我們玉昆宮的由來。”

    “其實,玉昆宮的道統,在許多世界都存在,偶爾會有玉昆宮所屬的真仙,通過某些痕跡,游歷到青宵界來···。”

    林溪聞言,是真的驚了!

    這是他第一次,聽到有人與他直言真仙之事。

    以前,他對真仙,不是很有概念。

    甚至模糊的以為,仙和凡,有著決然不可聯通的壁壘。

    成了仙的存在,會進入某些更廣闊的天地。

    但是現在看來,真仙應該是具備了旅行世界的能力,或許會有限制,但絕不是天人斷絕,毫無交集。

    不代表他們不會突然的,便降臨像青宵界這樣的世界。

    “碧海真人能殺死真仙,就說明他具備了媲美真仙的能力。那么他為何還不是仙?只有一個解釋···他是天魔,天魔無法修行成仙。”說到此時,林溪幾乎可以完整的感受到,背后那灼熱而又濃烈的視線。

    果然,李扶搖是真的在懷疑他。

    并且故意引出碧海真人一事,用來試探他。

    此時應該如何回答呢?

    林溪不知道。

    殺了李扶搖,隱藏秘密,或許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林溪將此,暫時列為備案。

    不得已時,他會選擇動手。

    畢竟,李扶搖也是渡劫修士,更是玉昆宮之主,殺她造成的影響,還是很大的。

    暫時忽視掉李扶搖的視線。

    林溪的腦海中,忽然閃過了另一個身影。

    骨魔金奐之···!

    “等等!骨魔金奐之!”林溪忽然完全且徹底的明白過來。

    那與骨魔金奐之接觸過程中,感受到的各種不自然,還有對方刻意的解釋、引導以及‘屈服’,此刻都仿佛有了一個合理的解釋。

    “假設碧海真人早已成魔,被妄言天魔曹孽占據了肉身。那么以曹孽魔魂期的修為,又有‘耶’所傳的天魔法在身,配合上以碧海真人渡四千年劫而不死,所積蓄的能力,他能殺死真仙,一點也不奇怪。”

    “碧海真人可以是天魔,那么骨魔金奐之···他也可以是!并且是知道曹孽的下落,比我早許多年,便降臨在了青宵界的天魔。他或許和我的目的一樣,就是尋找曹孽攜帶的,由‘耶’創造的天魔法。所以他才會,故意來試探我,甚至表面替我解惑,更受我威脅。其實是想要摸清楚我的底細,弄清楚我是‘什么’。”

    “現在想來,他釋放的那幾道負面情緒,應該是誘餌。”

    “天魔與天魔之間,相互確定,會比尋常修士確認天魔,簡單方便的多。”

    “骨魔金奐之···能夠準確的從蕭強嘴里,把碧海真人的七處疑冢線索挖出來。只怕也不是因為他有什么特殊的拷問技術,而是直接吞掉了蕭強的人魂。”

    雖然都只是自己的推測,但是林溪有直覺,自己的這個推測方向,正確率極高。

    至少有七八成,方向沒有錯誤。

    也唯有這樣解釋,那些不合理,不通順的地方,才變得通順起來。

    想到這里,林溪開始苦笑。

    他讓金奐之得到了碧海真人的‘遺澤’后,過來傳他一份。

    這是原本的威脅,也是因為林溪,對碧海真人的所謂遺澤,并不看重。

    但是現在看來,是他一葉障目了。

    “最關鍵的是,如果金奐之真的可以從碧海真人的遺澤中,尋得天魔法。”

    “那么他一定會想辦法,除掉我這個威脅···。”

    想到這里,林溪扭頭,看向李扶搖,握住她的手,然后說道:“碧海真人殺死了玉昆宮的真仙,難道沒有人找他報仇嗎?”

    既然真仙可以自由穿梭不同的世界,那么以李扶搖口中,玉昆宮的底蘊,不應該只有一位真仙存在才是。

    而碧海真人,是渡過了六次千年劫,這才‘隕落’的。

    無論是真死還是假死,至少···其中有兩千年的時間,足夠復仇。

    李扶搖搖了搖頭,然后說道:“具體的信息我不清楚,我們玉昆宮的典籍,也存在缺漏。關于碧海真人,其中有相當一部分缺失了,好像是被什么人故意隱藏了起來。”

    林溪不確定,這個隱藏者,是李扶搖本人,還是某位玉昆宮的前輩。

    疑問,或許永遠都是疑問。

    又或者,在某個不經意的瞬間,就能獲得答案。

    但是,眼下的鉆牛角尖,死抓著不放,并無益處。

    “謝謝!謝謝你的幫助,能不能再幫我一個忙?”林溪深情款款的看著李扶搖,眼神中卻又隱藏著一絲痛苦。

    至于為什么會有痛苦···?

    林溪也不知道!

    反正這么演就對了,多層次、多角度,讓觀眾自己去解讀。

    果然,面對林溪這樣的眼神,李扶搖先是一愣,緊接著又不知道腦補了什么,表情不自然卻又帶著幾許掙扎,最后低頭說道:“你說吧!你我這般關系,你的事情,我難不成還能推脫么?”

    林溪吐出一口氣,然后說道:“我要你將碧海真人殺死過真仙的事情傳揚出去,并且給出鐵證。”

    既然已經落后了一步,那就繼續將水攪渾。

    用大勢,將隱匿起來,偷偷挖掘‘寶藏’的金奐之給逼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