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國產AV > 召喚大佬 > 第一百四十九章快樂天魔?為恨天有我地有環萬賞加更
    曹孽吞噬了之前占據金奐之肉身的那個天魔,自然應該知曉終滅谷的究竟。

    這種狀況下,林溪若以終滅谷的地利優勢作為殺手锏,就是愚蠢了。

    所以,以終滅谷為地利優勢,確實是是有的。

    卻絕對不是全部,這僅僅只是一種限制曹孽的手段,還有布置在真正殺手锏前的障眼法。

    林溪將真正的殺招,隱藏在了碧海真人的尸體上。既然尸體才是,對方核心的攻擊目標,那林溪當然不可能視若無睹,不做點什么,提前預備了。

    曹孽與碧海真人的肉身,結合了幾千年。

    即便是曹孽他自認為早已經斬斷干凈了,但其實二者之間,依舊藕斷絲連。

    而林溪所做的,就是通過山河社稷宗的山水相連之法,將這種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聯系,進行了加強。

    在真仙詛咒被強化的掩蓋下,這種加強,反而被忽視,當做了真仙詛咒的附帶品。

    于是,曹孽用來擊碎碧海真人肉身的殺招,便全都報應在了自己身上。

    當碧海真人被天外紫雷擊碎時,曹孽因為相隔太近,又沒有注意到這種連貫關系,沒有及時斬斷,反而同樣必須承受天外紫雷的轟擊。

    電閃雷鳴,當雷海的傾瀉,漸漸的平緩,最終收斂之后。

    恐怖的廢墟里,依舊蔓延著電弧。

    不過這點電量,對于林溪而言,則已經可以無視。

    碧海真人的肉身,全毀了。

    曹孽也粉碎在了這雷霆劫數之中。

    僅有一些散落的氣息,沾染在周圍廢墟之上。

    林溪將這些氣息收集起來,卻沒有著急融入自己的分身魔念之中。

    而是調動起須彌和尚的佛印,開始對這些氣息進行‘凈化’。

    果然,當林溪凈化到第七縷氣息的時候,這氣息中傳來曹孽虛弱,卻又氣急敗壞的咆哮。

    天魔不是人,他們最初,都是是一種特殊的能量沉淀物。

    某種解釋,甚至可以認為,天魔就是一種能量妖怪。

    他們的念頭,遍布于每一寸,他們的能量中。

    所以只要還有屬于某個天魔的能量在,就不能認定,這個天魔已經徹底消亡。

    弱小的天魔,可以直接吞了。

    以自身的魔念,將對方的念頭碾碎,然后消化。

    但是強大如曹孽這樣的天魔,林溪可一丁點都不敢大意。

    凈化到第十二縷和十五縷氣息的時候,曹孽的討饒聲還有威脅聲,接連傳出。

    林溪卻都置若罔聞,繼續催動佛印的力量。

    其實,林溪的刀心,也能起到類似的作用。

    不過,刀心霸道。

    林溪不想將曹孽遺留的這些氣息,全都給斬滅了,他還需要讀取其中的訊息,獲得耶的傳承。

    終于一共二十三縷曹孽遺留的氣息,全部凈化干凈。

    林溪一口將二十三縷氣息吞下,然后運轉天魔法,快消化著其中記載的訊息和記憶。

    除了一大堆暫時沒有什么作用的記憶和做天魔的經驗以外,林溪成功找到了耶留下的天魔法。

    等到林溪,將全篇天魔法瀏覽完畢之后,不禁臉上流露出了極為古怪的神情。

    曹孽作為天魔的形態,為什么那樣···騷氣,還有在乾坤洞之中的某些不太嚴肅的布置,也有了合理的解釋。

    更解釋了,為什么當初能操控碧海真人的肉身,斬殺真仙的曹孽,卻會陰溝里翻船,栽在他這個魔核境的小天魔手里。

    “我單知道風男快樂···從未想過,做天魔也要快樂!”林溪腦子里轉動著耶留下的天魔法,臉上的表情古怪,而又諷刺。

    耶留下的天魔法,確實是頂級的天魔法。

    對于任何負面情緒、靈魂的消化,都有著極高、極快的轉化率。相比起林溪后來轉修的真魔·絕,新到手的天魔法,轉化率竟然還高出了最少十倍不止。

    更能在積累到一定程度后,將天魔往最強大,也最神秘的原始天魔進化。

    那是原初的天魔,真正的,從混沌之中,誕生的眷顧生靈。

    這就說明,轉化出來的魔元,質量極高,接近于混沌原初的魔元之力。

    同時,這天魔法內記載的有些訊息,還指出了,天魔成為混沌魔神的方向,雖然不是特別的清晰,但是至少提供了方向。

    這也正是林溪心心念念,苦苦追求的。

    一般的天魔,最高的追求,當然是成為原始的域外天魔之主,成為整個混沌潮汐的執掌者,操控眾生的知識、靈感、夢境和欲望,威凌諸天萬界,與一切凡入圣者比肩。

    但是林溪不想一直做一團無形無質的能量。

    他一定要擁有屬于自己的肉身,真正的再活過來。

    所以,他也必須堅定的,朝著混沌魔神的方向前進。

    單從以上幾點來看,這天魔法完全沒問題,的的確確是林溪想要的。

    沒有辜負他的一番苦心和冒險。

    但是這天魔法,不僅有修行之法,還附帶了一些攻擊性的天魔術法、招式、技法。

    起先,林溪是高興的,然后細看之下,才現,這些手段都有著十分羞恥的名稱,比如···快樂斬、崇拜禁錮球、正義粉碎拳、純情無雙鎖···。

    單只是看名字,就讓魔羞恥不已,恨不得直接埋進虛數界里,不要再出來見魔了。

    很顯然,這些羞恥的手段,應用的都是···正面情緒。對于任何天魔而言,任何的正面情緒,都有毒,大量‘飲用’,除了消化不良之外,還有可能導致魔體衰竭,境界倒退,等等不良影響。

    嚴重的話,會直接危害到天魔的生命。

    就像一些陰邪煞氣,對于物質界的修士一樣。

    反理可證,既然物質界的修士,可以利用陰邪煞氣,修煉一些特殊的術法,煉制特別的法寶。

    那么天魔···當然也可以,將正面情緒,儲存起來,轉化為攻擊方式,獲得強大的···特別是針對天魔而言,強大的攻擊力。

    曹孽強大的秘密,就在這些羞恥的攻擊之法里。

    同樣···他現在這么弱小的,弱小的不合理,不合傳說中碧海真人威風的原因,也在這里。

    畢竟,早就自我封印了那么多年,已然絕對談不上什么快樂了。

    而‘出獄’后,又因為整個天下,都風聲鶴唳,導致他也沒有收集到,針對他散的任何正面情緒,沒能激活這些殺招。

    在面對林溪的時候,這些殺招無法激活,自然就顯得束手束腳,不是那么的應對自如。

    “所以,耶留下來的傳承,就是快樂修天魔,成為天魔中的沙雕霸主?”

    “這不是我要的絕頂魔功啊!”林溪絕望的捂了捂臉。

    按照他的預想,傳說中的絕頂魔功。

    難道不是那種,殺人或者殺魔,就能直接加點變強,甚至推演功法手段,進行融匯整理,最后獲得無上實力,一路橫推,暴力無雙,引爆全場么?

    怎么···現在看來,他這個天魔,以后不僅要收集負面情緒,還要給人帶來歡樂?收集正面情緒,給這些沙雕快樂的招式充能?

    “要是真這么干,以后天魔之恥的帽子···還怎么摘掉?”林溪胡思亂想。

    “等等!我什么時候有天魔之恥的帽子了?我怎么知道的?錯覺吧!我這么年輕有為,英俊瀟灑的天魔,怎么可能是天魔之恥?”林溪點了點,覺得有些想法,一定是危險的錯覺,是楚凌霄這具肉身殘余的一些念頭,在誤導他。

    莫名的···一些快樂情緒,涌向林溪。

    林溪還沒有開始修煉快樂斬,快樂斬的能量,就先蓄了一小截。

    ???

    “誰?”

    “誰在笑我?”

    林溪疑神疑鬼的四處觀望。

    隨后打了個冷顫:“終滅谷···好古怪的地方!不可久留···去也!去也!”

    隨后,腳下生云煙,人已經躍出了終滅谷,朝著摩天崖的方向返回。

    現在還不是返回混沌潮汐的時候。

    至少也應該,先轉化完畢天魔法,消化了楚凌霄的記憶,以及三個魔魂境天魔的記憶再說。

    不錯···被曹孽吞掉的那個倒霉的,至今無名無姓的天魔,他的記憶也被林溪掌握了。

    這個倒霉催的···居然也是個狠角色。

    選擇了全體降臨,于是打出了gg,徹底沒有了翻盤的機會。

    “我還得把新得的天魔法中,那些攻擊手段修煉一下,積累一點相應攻擊手段需要的正面情緒。我這不是真香,而是為了提前擺脫須彌和尚的糾纏。等我修煉成了快樂斬,就可以廢掉須彌的佛印了。”想到這里,林溪的腳程又快了一些。

    “難搞啊!白凡···人設早已經被我搞的嚴肅、刻板,并且苦大仇深了。楚凌霄就更別提了,雖然不是魔頭,但是勝似魔頭,名字說出去,可止小兒夜啼。這樣的兩個家伙···怎么讓別人快樂的起來?”

    “難不成,讓楚凌霄成為正義的伙伴,到處去執行正義鐵拳,制裁各方為非作歹的狂徒?會不會···有些麻煩了?”林溪腳踩著浮云,感覺腦殼疼。、

    顯然他已經忘記了,自己作為一個天魔的本份是什么,一心開始琢磨,怎么去帶來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