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國產AV > 召喚大佬 > 第一百五十四章被縛之神求訂閱
    “日安,安德魯閣下!”守在城門口的守衛,恭敬的向林溪打著招呼。

    林溪微微一愣:“已經自的為我生成了夢境中的身份嗎?”

    想到這里,林溪皺眉。

    依照他吞噬的魔魂境天魔記憶里,關于神之夢的描述,一般來講神的夢即使再真實,夢境屬性依舊占據主體。

    也就是說,大部分的夢境中的npc并不具備真正的智能。

    只要進入夢境中的天魔老實一點,不搞出什么事端來,不顯得特立獨行,認認真真的茍起來,等一段時間,神之夢破碎,做夢的神明清醒,也就渡過了這一層夢境,可以往千層夢的更深處走。

    當然,千層夢只是一個籠統的說法。

    從虛夢界通往虛識界的夢境,究竟有多少層,誰也說不清楚。

    但是,一般來講,從下往上,進入虛識界的天魔,經歷的夢境,不會過五個。

    五個之內,必然進入虛識界。

    至于有沒有例外···林溪倒是不清楚。

    畢竟,真有天魔例外,經歷了更多的夢境,他也不知道。因為沒有天魔,好運到能連過五關之后,還能闖過第六關。

    “可能只是一點點的意外,畢竟是神的夢,有些特別之處,也難以避免。”林溪心想。

    走在城邦的街道上。

    依稀可見,曾經的繁華。

    但是此刻,似乎也只剩下蕭條了。

    從一些鐵匠鋪里傳出來的爐火溫熱,并不能讓這座被寒冬包裹的城市,變得溫暖一些。

    隱約的林溪還聽到了一些‘人’的討論。

    “約克大主教,已經有三年沒有獲得神諭了。而寒冬之日,相比起去年,又提前了一個月。一年二十四個月,已經有十個月,處于寒冬季···最耐寒的冬麥,也都凍死了···。”

    “神廟的圣火,越來越暗,聽說···神已經沉睡了···。”

    林溪聽著這些討論聲,低著頭,腳步更加的急促。

    他已經很確定,他來到了一個不太妙的神之夢。

    這個神之夢里的‘人’,竟然在肆意的討論他們的神。

    這是何等的荒謬?

    這只有兩個可能。

    第一個可能是,這個神明正處在某種過渡階段,以至于他對自己的認知,生了混亂,所以延伸到了夢境中,就成為了一種夢境中,虛構出來的‘人’,對他身份的質疑。

    而第二種可能是,神正在失其位···這些夢境中的‘謠言’,源于現實的反饋。

    無論是哪一種,都不是林溪想要看見的。

    因為這樣一來,也就代表著,這個神之夢,會隨時處于不穩定狀態。

    就像是有天魔干涉一般。

    隨時都有天崩地裂,或者出現某種未知危險的情況。

    現在的林溪,進入的神的夢境,無法做到進入凡人夢境那般抽離自由,不受干擾。

    如果整個夢境,陷入了某種失序的瘋狂。

    他也有可能,被連帶著一波帶走···。

    正應了林溪的猜測。

    危機飛快降臨。

    厚厚的烏云,籠罩了整個城邦。

    飛下降的氣溫,已經過了大多數夢中之‘人’,能夠承受的極限。

    大量的‘人’死去。

    而林溪,也快茍不住了。

    夢中的‘人’都是虛幻的。

    他們只是神明在某一個瞬間,誕生出來的某一個念頭,不斷分裂、細化而成的影像。

    而林溪自己,卻是真實存在的。

    他能感受到,那種即將被凝固的寒冷。

    “不能再猶豫了!”林溪果斷的下定決心,頂著風雪,登上了山頂,闖入了神廟之中。

    傳言中,守衛甚嚴的神廟,此刻卻空無一人。

    林溪知道,這是因為某些變故,導致整個夢境已經失衡了。

    它已經開始了前期的扭曲與變形。

    如果繼續這樣展下去,將會扭曲的更加厲害,甚至到一種林溪難以解釋,難以分辨的階段。

    到了那個時候,它就被封鎖在了這個虛幻的夢境之中,根本逃不出去。

    只能跟隨夢境一起,湮滅在虛幻之中。

    神廟在冰雪中屹立。

    它是整個夢境之中,唯一具有溫度的建筑。

    一團搖曳的圣火,燃燒在神廟的大殿之內。

    它既洶涌,卻又暗淡。

    就像衰老的獅子,瘋狂的張牙舞爪,想要顯示自己的雄威,但是威風不再,即便是許多獵物,也不再懼怕他的威嚴。

    而供奉的神像,卻模糊不清。

    林溪只能看到,那神像仿佛是被捆綁著一般,束縛在某個物體上,臉上帶著掙扎和憤怒···。

    “媽的!這是一個被封印的神明,并且隨著他的信仰不斷的進入低潮,很有可能陷入死寂。他的意識里,潛在著毀滅的傾向···。”林溪直接在嘴里罵開了。

    之前,他還以為自己的運氣不算壞。

    沒有進入仙夢或者佛夢。

    現在看來···還不如進入仙夢或者佛夢之中。

    畢竟仙與佛,皆是心靈上的開悟、覺悟之輩,他們即便是在外界,遭遇了某種劫難,內心還是能保留一定的平靜。

    映射于夢中,就是夢境相對‘穩定’,即便是混亂,也是亂中有序。

    危險···卻還能找到規律,勉強保命。

    但是神明,他們大多數屬于凡人、天地精靈封神,又或者是天生的血統與血脈,造就了其強大的本質,具備著強大的權柄和力量,而它們往往心性上嚴重不足。

    在強烈的打擊下,會有一些不可理喻的反應,那實在是再正常不過了。

    “做個交易吧!”

    “呼喊我的名字,我來幫助你。”林溪運用刀心,強橫的破開周身的夢境束縛,然后出了自己‘真正’的聲音。

    “是誰?”

    “是誰潛入了我蘇瑞思的夢中?是該死的、卑微的虛空生命嗎?”一個浩大的聲音,在神廟中響徹。

    虛空生命···一些不屬于仙道文明的生靈,對域外天魔的稱呼。

    除了虛空生靈,域外天魔們,還有虛空異魔、外神、異域生靈、混沌之精等等稱呼。

    當然,最多的說法,還是域外天魔。

    就連天魔們,也最認同這樣的稱呼。

    “卑微?”

    “我嗎?”

    “你可以稱呼我為···耶!”

    “呼喚我的名字,讓我降臨你的世界,主宰你的身軀,我幫助你,脫離困境。”林溪說道。

    他沒有說出自己的名字。

    因為他的名字,并不具備威脅一個神明的‘威力’。

    所以他選擇了稱呼自己為‘耶’。

    在這種虛實交匯,真假不辨的神之夢中,偉大的名字,自然會具備偉大的力量,令神明都信服。

    果然火神蘇瑞思相信了。

    他開始明顯的遲疑和思考。

    也就在他思考的一瞬間,夢醒了。

    一切自然的坍塌,一切自然的摧毀。

    而林溪,也趁著這個機會,逃離了這位神明的夢境,去往下一重考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