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國產AV > 召喚大佬 > 第一百五十六章低武世界?求訂閱
    林溪現在很高興。

    擺脫了困境,也擺脫了那該死的青宵界,似乎來到了一個完全陌生的新世界。

    并且降臨到了一個小孩的身上。

    雖然小孩很弱,但是他的愿望也很弱。

    只是區區治病而已···。

    林溪此刻的笑容,突然凝固在了臉上。

    因為他已經看到了安朵。

    雖然現在的安朵,已經蒼老的猶如五十多歲一般,雖然她的臉上,早已沒有了少女的嬌憨,以及對生活的美好向往。

    但是林溪一眼就認出了她。

    更認出來···她已經死了···。

    “啊啊啊啊!活人才有得救啊!死人我救個鬼啊!”林溪真想將安遠的靈魂吐出來,然后再吃一遍。

    “算了,也不過是少了一個小孩完整的靈魂而已,我不缺這點東西。”林溪很淡定的搖了搖頭。

    然后開始整理安遠記憶中的訊息。

    定州城,余黃街,賣包子的大個,回春堂的劉大夫···。

    安遠的記憶很散亂,缺乏較為完整的世界觀。

    他對整個世界的了解很有限···甚至不如林溪了解的多。

    林溪至少還知道宸國,還知道宸國的國都是明昊城。

    安朵如何,從昔日大戶人家的···粗使丫鬟,淪落到了這樣寡淡、可憐的境地,林溪并不知曉。

    而她的兒子,為什么會跟著她姓安,而沒有冠以父姓,林溪也不清楚。

    安朵已經死了。

    三魂七魄早散,聞著尸臭味,林溪很清楚,早在他降臨之前,安朵就已經多時。在她活著的時候,一定飽受病痛折磨。

    只是年幼的安遠,還不相信這個事實而已。

    看著安朵的尸體,林溪默默的鞠了個躬,然后想著怎么弄點錢,給她買一副好一點的棺木,然后安葬了。

    畢竟,如果不是因為安朵,將她夢到的故事,還有林溪這個名字,告訴了她的兒子。

    林溪也不可能擺脫被困于千層夢的困境。

    當然,林溪更不知道的是。

    如果不是因為他選擇了徹底降臨,而繼續留在千層夢中的話,他會被某個強者追蹤到,然后直接抹除。

    定州城并不繁華。

    通過一些小手段,弄了一筆錢,給安朵安葬之后。

    林溪就在一家生意很好的茶館,找了一個跑腿的活,慢慢的了解這個世界。

    雖然,很多訊息只要吃一個人魂就能得到。

    但是,在不了解這個世界的狀態,并且自身很弱的情況下,林溪還是選擇更保守一些行動。

    何況···他這一次是連著本體一起降臨的,如果翻車了的話,那可就真的是樂子大了。

    因此,林溪甚至沒有著急的點燃負面情緒,引陰邪靈氣灌體,快的形成修為。

    而是按照記憶里,山河社稷宗的入門功法,一點點的修煉,以常規的路子來提升修為。

    這樣雖然慢了很多,但是不傷肉身根基。

    時間匆匆,轉眼過去兩個月。

    “話說在黃沙關外,神意門的當代門主,被尊為南斗天王的蕭世離以一人之力,獨戰七大門派十八高手,那一戰打的是天崩地裂,日月無光,蕭世離為報師仇,真真是殺紅了眼。據說那關外的黃沙,一夜之間都染了顏色。”

    四周的人聽的聚精會神,都不肯錯過任何一點細節。

    林溪十分勤快的擦著桌子,聽著說書先生又一次講起這個說過好幾遍的老梗,無奈的搖了搖頭。

    整個故事,一共分為十七節,這位茶館請來的說書先生,會分出好些天來講,有時候接連幾天,還會講重復的段落。

    只不過相同的故事,每天講還有些不同,細節上會有所變化。

    并不機械。所以,哪怕是老顧客前來聽,也并不覺得乏味。

    每一次聽,都是一個樂子。

    單單從故事里的內容來聽,林溪實在聽不出,具體的那些江湖俠客們的真實實力水平如何。

    反正到了說書先生的嘴里,一打起來就是飛沙走石、日月無光、天地變色···,就是怎么夸張,怎么戲劇怎么來。

    但是從一些偶爾來茶館喝茶的武人嘴里,林溪倒是了解一些內容。

    貌似這個世界,并不存在‘修仙’的元素。

    神仙故事一直有流傳,卻并沒有可以依照修行的法門。當然,也有打著修仙為幌子的騙子,江湖俠客們,對于這類人,表現的都是很不屑的態度。

    江湖上大多,也都是一些武林門派。

    了不得會一些內功修行之法。

    這么聽來,這個世界,似乎是一個低武世界。

    “如果是這樣的話,想要依照山河社稷宗的法門,按部就班的修行,達到修筑符船,越世界,去往混沌潮汐的程度,那可太遙遠了。”林溪搖了搖頭,臉上絲毫沒有氣餒的表情。

    因為一切,并沒有表面這么簡單。

    雖然這個世界,粗略一看,似乎有點像是一個沒什么潛力的低武世界。

    但是林溪并不認為,它真的這么簡單。

    比如,他如今所在的宸國已經傳承了五千多載···如此長壽的國家,即便是在擁有修仙勢力的世界,也屬于罕有。

    如果真的是一個普通的低武世界,那么早就應該改朝換代,不知多少了。

    又比如,林溪雖然在這個世界,修行山河社稷宗的練氣之法,十分困難,卻并不是因為這個世界缺少靈氣。

    為了修行,林溪也曾試著燃燒負面情緒換取陰邪靈氣,來推動一下修為,然后再慢慢想辦法彌補根基,卻現,這個世界的陰邪靈氣儲量十分龐大,甚至遠遠過了青宵界。

    但是能夠被他撬動,利用的卻很少···就像是所有靈氣的源頭,都被什么力量,給阻斷了一般。

    這也就造成了這個世界,修行困難。

    似乎只剩下一些粗淺的武林門派。

    “小遠!小遠!”一個聲音,將林溪從各種紛亂的念頭中喚醒過來。

    林溪扭頭,看見呼喊自己的,是一個做富商打扮的白胖子。

    這個白胖子,是茶館的常客。

    林溪因為‘眼力賊’,所以很能懂得客人們,什么時候需要添茶水,什么時候需要一些果蔬、零嘴,所以雖然年紀小,但是在這茶館里,卻也認識了不少定州城里的‘大人物’。

    “小遠!過來!”白胖子沖著林溪招手。

    在白胖子身邊,還鞠躬站著一個半百老者。

    這半百老者,就是茶館的老板。

    林溪‘乖巧’的走過去。

    修行未成,現在的林溪,在不動用非常規手段的情況下,連個街邊的潑皮都打不過。

    所以該老實點的時候,林溪非常老實。

    “郭爺!您有什么關照?”林溪走過去,學著街邊的混子,刻意用油滑的語氣說道。

    白胖子上下打量著林溪,看的林溪渾身直起雞皮疙瘩。

    然后才笑道:“別怕!好事!郭爺瞧你機靈老實,手腳干凈麻利,最重要是眼里有活,知道怎么做事。現在有一樁潑天的富貴,想要便宜了你。”

    話聽到這里,林溪的第一個反應,就是這白胖子要坑他。

    也不用廢話。

    林溪直接用魔元推動魔眼,一眼直視白胖子的內心。

    同等的消耗,在青宵界,這樣看一眼···看的哪怕是元嬰修士,消耗也遠遠及不上,在這個世界看一個普通人的消耗。

    而這一眼后,林溪知道了一些白胖子心中的打算,也知道了對方的軟肋所在,便鎮定自若的聽著對方閑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