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國產AV > 召喚大佬 > 第二百一十五章美男計為幻蒼紫萬賞加更
    荊穆提前半個時辰,就已經在出云別院外候著了。

    等到時間到了,這才跟隨眾人一起,步入別院之內。

    別院內的一景一物本不算過于浮夸,但是奢華程度,卻已經是人間少有。

    荊穆貪婪的看著。

    那些路過的侍女,都是少有的絕色,那些笑臉迎奉的,卻是平日里趾高氣揚的內門弟子。

    遠遠荊穆就看到,在高高的玉臺上,坐著一個其貌不揚的男子。

    在他的身邊,那些原本天之驕子般的人兒,卻都刻意奉承著。

    “那就是南劍王嗎?”荊穆心中涌起了強烈的嫉妒和羨慕。

    卻只能迅低下頭,然后尋找自己的位置。

    坐在角落里,荊穆就像一個局外人,看著滿園的繁華與熱鬧。

    有法修以妙法,令百花在同時綻放。

    也有音修調曲,引得蝴蝶和鳥雀,在別院內翩翩起舞。

    更有驕傲如仙子般的女修,衣著華麗而又性感的在人群中起舞,媚眼如絲,時刻都盯著那樣貌平凡的男子,希望能得其垂青。

    漸漸的,那原本醇美的酒漿,在荊穆的嘴里,也變得不是那么有滋味起來。

    一種強烈的不忿,在其心底,瘋狂的滋生。

    “烘托的差不多了,可以接觸了。”林溪對易等說道。

    易等頓了頓,客氣的與身邊打招呼的同門拉開距離,然后慢悠悠的走到了荊穆的身后。

    “知道我為什么看好你,特別給你請柬嗎?”易等站在荊穆的身后問道。

    雖然林溪可以引導荊穆的思維和想法,但是有些事件的‘觸’,還需要一個引子。

    林溪畢竟并沒有真正的替代荊穆。

    所以,這個時候就需要易等去充當那個特定的‘npc’。

    “因為我能夠從你的眼中,看到堅持和不甘平凡的憤怒。你和他們···他們所有那些庸庸碌碌的人都不一樣。”易等說道。

    荊穆聞言即便面無表情,心中卻翻涌起一絲絲異樣。

    事實上···每個人在內心,對自己的認知,都是‘與眾不同’的,不過大多數的‘與眾不同’都是自以為的。

    實則與大千世界,那些螻蟻般的蕓蕓眾生,沒有什么太大的區別。

    當有人一本正經的說你與眾不同,別有抱負的時候,先別急著驕傲和高興,捫心自問一下,然后在去與之交流搭話。

    荊穆顯然還不是很懂某些對話交流上的陷阱,所以即使是表面鎮定,內心卻已經對易等,涌起了更多的好感。

    越同類,高于同類,與眾不同···這幾乎是每一個人都希望去做到、成為的事情。

    假使你告訴一個美女,她的美格外的與眾不同,順便還能道出個一二三四五六來,那么她一定對你好感大增,即便她那張臉,或許和許多網紅臉,沒有什么大的不同。

    其實討好人,無分男女。

    手段上往往都可以是通用的。

    為什么許多渣男,在事業上也往往能夠獲得成功。

    而老實人,最多的就是愛情事業雙失落,就是這個道理。不會討好女人,也基本上不會討好領導和客戶。反之,能在多個女人之間周轉自如的,也一定能在領導眼皮子底下如魚得水,將優質的客戶,牢牢攥在手心。

    “多謝師兄關照了!以后若有吩咐,荊穆···不敢拒絕。”荊穆以為易等是來招攬自己的,面對拋出的橄欖枝,他迅的便收下了。

    在太玄門這樣的大派生存,最重要的就是要有價值。

    前面有人拉你上船的時候,也先別考慮,這是破船還是爛船,還是快沉沒的船,先上去了再說。

    因為在你猶豫和掂量的時候,機會已經溜走了。

    易等卻笑道:“不!你誤會了,在下小小一個內門弟子,哪里敢差使荊兄弟?”

    “真正有要事吩咐你的,另有其人。”

    荊穆一愣,緊接著心中起伏,波瀾不止。

    對于現在的荊穆而言,易等已經是比較稱得上‘大人物’了。

    若是再往上···那會是?

    “是南劍王!南劍王親自吩咐我,邀請的你···當然,其中也不乏在下的小小舉薦。不過總體而言,還是兄弟你具備資質,被南劍王瞧上了。”易等舌燦蓮花道。

    荊穆被哄的一愣一愣的。

    “不知南劍王有什么吩咐?”荊穆急忙抱拳詢問,只是眉宇之間不自覺的已經帶上了些許驕傲,沒有了先前的謙卑。

    易等瞧的分明,心中冷笑,嘴上卻道:“再過幾天,兄弟你就會接到調令,被送到天翠峰任職,到時候···再說。”

    “總之,事情做好了,有你的好處。”

    荊穆聞言,心中頓時更加浮想聯翩。

    南劍王和李玄真那點事,整個太玄門上下,可謂人盡皆知。

    這個時候,這個關鍵點,他被調到天翠峰···。

    “莫不是與李玄真有關?”想到這,荊穆又看了一眼,那個此刻高高在上,仿佛人間仙君一般,被眾多修士吹捧、奉承的任宰。

    “他也不過是···。”荊穆迅的將念頭壓下,低下頭,臉上卻飛過興奮、激動以及一絲絲的懼怕和遲疑。

    高收益,也有高風險。

    他猜測,或許是南劍王想要利用他,再度重創李玄真。

    在于李玄真的對決之中,獲取更多的利益和好處。

    但是荊穆也有自己的想法。

    他不甘愿當一枚棋子。

    他想要借助這個機會,或許能夠···成為第二個南劍王也說不定。

    “行了!他現在已經開始浮想聯翩了吧?”易等對林溪問道。

    “還差了點,他有些退縮,本質上···也就是個凡人,期待機會、渴望機會,但是機遇就是挑戰,等到機遇真的來的時候,就又害怕,想要退縮了。不過我給了他足夠的心理暗示,他會依照計劃而行。”

    “所以我這邊···問題不大。”林溪說道。

    接著話鋒一轉:“不過這個任宰也不是什么簡單角色,你確定你暫時能穩住他,利用到他的力量?”

    易等回答道:“畢竟是個老油子,當然沒那么好糊弄。不過我現在也不好招惹,通過各種亂七八糟的小手段,我合縱聯合了一群紈绔子弟,他們雖然也談不上多有力量,但是也算是我身后的保障之一,在確定我在算計他之前,任宰還不會妄動。”

    “所以···你也要約束好那個荊穆,讓他做事不要太過火,把握好分寸。等咱們成功了,再一腳踹了任宰不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