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國產AV > 召喚大佬 > 第二百二十六章楚···兄弟?為xianzhea的萬賞加更
    軟萌蘿莉。

    冷酷女王。

    傲嬌御姐。

    元氣少女。

    病嬌黑長直。

    紅笨蛋妹。

    色氣大姐姐。

    腹黑女變態。

    ···。

    究竟什么樣的女人,才算是完美的,最符合男人心中理想,夢寐以求的容顏?

    答案是···男人自己心中構造、臆想出來的那個人。

    所以,留有余地,給其自我揮的空間,就是一個女人最大的聰明。

    李玄真就很聰明。

    所以當她現,有人在‘偷窺’她的時候,她便結束了‘表演’。

    一瞬間,山谷內,云霧遮繞,掩蓋了芳華萬象。

    楚門和劉一驃這時,才雙雙回過神來。

    想要去追趕,卻被牽制在了云霧之中,無法辨別方向。

    消耗了大半天的時間,最終還是都失魂落魄的轉出了山谷。

    毫無疑問,李玄真和荊穆的計劃,是成功的。

    而許久好像都沒有現身的主角林溪,以及工具魔易等,依舊在悄咪咪的開會。

    茍是不可能茍的。

    但是作為有理想,有抱負,有追求,有理性的天魔。

    合理布局,利用身邊可以利用的一切,是基本操作。

    “聽說,南疆那邊的風氣,沒有那么嚴格,咱們是不是找個辦法,去南疆?”易等絲毫不知道,自己找尋的目標,已經送上門來,對林溪提著建議。

    “開放只是表面而已,越是進化等級高的社會結構,資源分配就越不平等。這個道理···我和你解釋,你也不會明白。我只能告訴你···那些看似達的社會環境下,看似人人歡樂和滿足的表象,只是刻意制造出來的幻覺而已。普通人所有的喜怒哀樂,都維系在薄弱而又敏感的一條細線上,任何的風吹草動,都有可能崩斷那根線。”林溪照例開始了自己的長篇大論。

    易等已經聽得很煩了,所以連吐槽都懶得再去吐槽。

    “你的意思是,繼續留在這里?”易等問道。

    “當然留下來,遠處的風景總是美麗的。但是守住既有的,然后在既有的基礎上展,才是正理。李天行還未現身,咱們也沒有在太玄門混出頭,到能夠大規模利用太玄門資源的份上。”林溪似乎是在荊穆的靈魂深處壓抑久了,找到機會就滔滔不絕。

    “那你的下一步計劃是什么?”

    “李玄真成了別人的女神,然后引起了一堆外人的注意···然后呢?她便是洗白了,咱們也不過是變相的,多了一個不是那么關健的盟友而已。總覺得你的這些操作,都是故弄玄虛,其實你也沒什么想法,完全就是腳踩西瓜皮,跟著勢頭瞎搞吧!”易等最近很膨脹,開始知道抬杠和質疑了。

    林溪覺得,此風不可長。

    故而冷笑說道:“你覺得沒用,是因為你目光短淺。”

    “我問你,我們天魔在什么情況下,容易被揪出來?特別是在這種真仙不少的世界里?”

    易等想了想回答道:“因為咱們總是搞事情···而事情搞大了,就瞞不住?”

    林溪道:“算你聰明,所以咱們得有人打掩護。”

    “李玄真固然不算多么重要,但是正是她與咱們的距離感,所以一旦出了什么問題,也不會立刻懷疑到咱們身上。”

    “而且只要她把事情越鬧越大,到時候咱們便是做出點什么動靜,在她的掩蓋下,也顯得微不足道了。”

    易等一想···好像也是這么回事。

    雖然感覺···還有點牽強的樣子。

    不過也勉強說得通了。

    林溪也悄悄松了一口氣。

    他的話,半真半假。

    一味推動李玄真這條線,固然有他說的那些原因。

    但是絕不會是主要原因。

    易等大概是忘了。

    但是林溪不會忘。

    他的對手除了這個嚴苛世界里,存在的那些真仙之外。

    還有近在咫尺的易等···他們說起來,還是競爭關系。

    還有那高高懸在混沌潮汐之中,或許時刻窺視著,監視著易等的狂識城主。

    林溪想要在其中獲利,就必須將所有的因素都考慮到。

    一力推動李玄真,尋找李天行,引導這條關系線,其實就是一種誤導。

    林溪敢肯定,狂識城主即便是對央荒大界有一定的監視,也無法做到面面俱到。

    他若做得到,就不會顯得那么被動。

    所以,適當的錯誤引導,是可以起到作用的。

    同時,利用這條線,將易等的大部分精力牽制住,也是林溪的暗中謀劃之一。

    也不能說林溪心真臟。

    天魔嘛!

    哪有心不臟的?

    清晨的山霧,在微風中緩緩的拉開了簾擺。

    劉一驃從房間里走出來,神情還有點恍惚。

    最近,他已經被那道身影,徹底的迷住了心神。

    倒不是他沒見識,而是環境使然罷了。

    特殊的時間、地點、環境遇到了有備而來···特殊的人,想不上鉤都很難。

    在一個完全陌生的環境下時。

    人既容易提高心防,卻也容易放下曾經的自我,變得更加的外放和灑脫···也就是情感宣泄的更加激烈。

    這也是為什么,許多陌生的、風景優美、氣氛極佳的旅游城市,容易成為艷遇之都的原因之一。

    忽然間,他仿佛聽到有人在唱小曲。

    聲音他聽不出性別。

    只是這曲子很甜美。

    劉一驃心中好奇,順著小曲傳來的方向,推開晨霧走了過去。

    朦朧之中,他看到一個身穿紅衣的人,正在提著袖子唱歌,在院子里蹦蹦跳跳的,活潑、靈巧宛如少女。

    但是看到那張臉時,劉一驃卻一愣。

    聲音結結巴巴的喊出了名字:“楚···楚門?楚兄?”

    此刻劉一驃忽然感覺有些不太舒服。

    那張熟悉的臉,扭過臉來看著他的時候,他仿佛在其臉上,看到了如少女般的清澈。

    竟然在一瞬間,沖淡了李玄真在他心中的影子。

    劉一驃打了個冷顫,搓了搓自己的胳膊,很尷尬的出比較響的聲音,故作堅強的大聲道:“怎么!這么好的興致,大早上就唱小曲?”

    卻見楚門的臉上,突然流露出一個羞澀的表情。

    用袖子遮住了半張臉,悄悄的看了他一眼。

    隨后一個轉身,如林中小鹿一般,迅的消失在了霧氣之中。

    “好···好可愛?”

    “幻覺!”

    “一定是幻覺!”劉一驃努力的回憶李玄真的摸樣,努力將方才的畫面,從自己腦子里剔除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