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國產AV > 召喚大佬 > 第二百七十九章用洞天裹住世界求訂閱
    鐵匠卻自行往爐子里倒著石炭,似乎手里有忙不完的活。

    此時,那原本劍拔弩張的氛圍,反而變得平緩下來。

    每一個元神修士的臉上,都掛著些許惶然,還有決絕。

    雖然有過一個飛霞子,還有過一個老瞎子···似乎給人一種,元神拼命亦可屠仙的錯覺。

    但是那只是極少數,極罕見的特殊情況而已。

    絕大多數時候,仙與凡的差距,無法跨越。

    “祖師!您的劍!”謝妙兒從不愿放手的趙天養手中,將那鐵條似的劍奪回來,然后雙手捧著,重新送到鐵匠面前。

    鐵匠順手收下了,然后隨意的將劍,插在一旁的木桶里,與一些農具混雜在一起,顯得毫不重視。

    玉音子轉動著手里的玉蕭,又看了幾眼那把尋常的鐵劍,態度恭敬道:“仙尊!此番大亂,我等也皆是身不由己,若是仙尊有意責罰,我等皆受著,絕不還手。只是···還望仙尊,念在這天下修行之士,修行不易的份上,莫要動了真火,還請為修行一脈,留點火種。”

    這顯然是強攻不成,就想著道德綁架了。

    “我活著···火就滅不了。”鐵匠開口說道。

    簡簡單單的幾個字,卻將玉音子的臉堵成了豬肝色。

    “話···話雖如此,但若遇外辱,仙尊麾下···也總是需要幾個跑腿的。必不可事必躬親···。”玉音子最后掙扎道。

    鐵匠卻不理會他的話,而是掃視著眾人。

    爾后慢吞吞的說道:“你們的來意我很清楚,我也有話對你們說。”

    鐵匠自然是林溪。

    只不過···他卻并未真的轉換身體,遁入山海真仙的遺骸之內。

    倒不是嫌棄那遺骸被糟蹋的過份。

    別說一切都是可以恢復的。

    即使恢復不了,那也不過是一個過渡用的軀體,林溪沒那么看重。特意為之斤斤計較,為那少了的三兩肉,就去鬧別扭。

    半斤以上還差不多。

    而是林溪覺得,既然仙魂沒有消化,那么為了安全起見,還是不要融入山海真仙的仙軀為好。

    以免魂、肉相合,又生出某些變化來,反而不美了。

    他只是借用了山海真仙的名。

    反正以真仙之能,改換樣貌,隱匿氣息,這應該都是很輕而易舉的事情才對。

    至于為什么,趙天養一劍,能夠殺苦竹真人。

    那是因為,那看似平平無奇的鐵劍,實則是以山海真仙的肋骨為核心打造的。

    仙骨為器,再加上林溪刻意引導,操控了一下趙天養,一瞬間進入了天人合一的狀態,這才完成了看似不可思議的殺。

    當然,苦竹真人自己大意了,也是重要因素。

    倘若他一開始就鄭重對待,或許就不會落得這個下場了。

    林溪現在幾乎不能動用多少力量。

    所以,也只能用一些手段,來側面的‘反應’他現在有多強。

    真動起手來···只能求老天保佑,讓他逢兇化吉了。

    當然,林溪還用山海真仙的皮做了一層內甲穿在身上,一般來講···尋常元神修士的尋常手段,還傷不到他···即使山海真仙本身并不以體魄強勢聞名。

    林溪說有話要講,沒人敢不側耳傾聽。

    當初一戰過后,飛霞子氣力衰竭,元神燃盡,沒多久就舍了一切,轉世輪回而去。

    而老瞎子也死在了林溪的刀下。

    所以,一旦坐實山海真仙還活著,且實力還存···即便是受損,也受損不大。

    那些元神修士們,都變得非常老實。

    若不是被逼到絕境,都不想再與真仙起爭端。

    “山海洞天···沒了!”說到這里時,林溪的表情十分的自然甚至漠然,唯有話語的最后尾音,稍稍有一點點顫抖。

    這個音節,只有細心的人才聽得出來。

    幾個人面色微變,已經暗暗抓住了法寶,防備著。

    “沒了,也就沒了!這天地的運轉,沒有什么是長盛不衰的。我曾聽聞,那橫跨數百世界,有近百真仙閃耀,更有不朽金仙坐鎮的仙國,亦有滅亡之時。”林溪說的這是自己的見聞。

    不過假托為山海真仙的見識···想來也無人敢質疑。

    果然聽聞林溪說到外界之事,在場眾人,都很在意。

    洞奇世界算不上資源十分貧乏,但是也稱不上富裕···如果有機會去更好的世界···作為有長生野望的修行者,誰又不想離開呢?

    “所以,我在想,我是不是錯了。”

    “我一心想要抓緊,但是我的長生不老,卻成為了它的詛咒。”林溪順著話題繼續下去。

    說到這里時候,大家已經完全弄不懂,林溪想要說些什么了。

    謝妙兒更是著急的喊了一聲:“祖師!”

    現在的山海洞天,必須要有山海真仙出面,才能挽回局面,才能報仇雪恨,才能重回榮耀。

    若是真仙老祖的心思變了···那他們可就真的什么希望都沒了。

    林溪當然不會理會謝妙兒,繼續說道:“洞天···可以看做是獨立于天地之外的小天地,但若是洞天與世界相容,整個世界都被裹入了洞天之中,那這世上的紛爭會不會少一點?而那些應該長久的,會不會掙脫束縛,變得長久?”

    林溪的出神的望著遠方,用一種唏噓的口吻說道。

    將世界恢復平靜,回歸原本的狀態···這其實并不容易。

    所以林溪打算干脆將一切打碎,回爐重造。

    若是推動了整個世界的進化···那么獲得的來自天地的回報,應該更為豐厚吧!

    畢竟前者,是粉碎許多人的利益,將他們都變成仇人。

    在一塊原本就稀碎、稀少的蛋糕上,爭搶已經為數不多的資源。

    而后者,是將大家的利益,盡量變得一致。

    然后將一塊大大的蛋糕,擺在所有人面前,在短時間內···大家都能分得一塊甘甜。

    “這···可能嗎?”孤星子瞪大了原本瞇著的雙眼,原本陰翳的氣質,此時竟也消散了許多。

    雖然是妥妥的邪道中人。

    但是這不代表孤星子沒有格局。

    倘若用洞天裹住了整個世界。

    那么整個世界,都可以修行,而他修煉所需的‘材料’,豈不是遍地可尋?

    “為什么不可能呢?”

    “你們不了解這個世界是什么,但是我卻很清楚。”林溪說道。

    很顯然···這群人已經感興趣了。

    即使還沒有被說服,但是并不妨礙他們,都聽上一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