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國產AV > 秦先生的朱砂痣 > 第15章 我會一直等加更章
    陶如墨心里總惦記秦楚的情況,不把事情確認了,她今晚是睡不著了。

    秦楚約陶如墨見面的那個飯店,距離第六醫院并不遠,開車二十分鐘能到。‘醉生’飯店對面有一個高檔小區,陶如墨認識的一個住院部的女醫生,剛好就住在那里。

    陶如墨半夜里給那位同事打了個電話,那家伙明天不上班,今晚還在熬夜看劇。

    接到陶如墨的電話,對方語氣是十分驚訝的。“陶醫生,你還沒睡啊?”

    陶如墨捏著枕頭的一角,不好意思地說:“蘇醫生,我有件事,想麻煩你。”

    “什么事啊?”

    陶如墨問道:“從蘇醫生家里,可以看到醉生飯店吧?”

    “能啊。”

    陶如墨對蘇醫生說:“那蘇醫生,能麻煩你幫我看看,醉生店關門了嗎?”

    “做什么?不會半夜餓了,還打算去醉生吃飯吧?看不出來,陶醫生還是個吃貨呢。”蘇醫生爬下床,穿著拖鞋往客廳走,她猜測說道:“這個時候,肯定關門了吧。”

    蘇醫生拉開客廳外面的陽臺窗簾,朝樓下張望。一看,果然整條街全都關門了。蘇醫生告訴陶如墨:“早關了,街上就沒一家店開門的,環衛工都開始清掃垃圾了。”

    陶如墨聽了這話,終于放心了。

    她正打算掛電話,忽然聽到蘇醫生在嘀咕:“搞什么,大半夜的不回家睡覺,一個人蹲飯店門口,別是個神經病吧。”

    聞言,陶如墨一愣,忙緊聲問道:“蘇醫生,你看到什么了?”秦先生應該已經回去了吧,那個人應該不是他吧。

    陶如墨抱著這種想法,忐忑地等著蘇醫生回話。

    蘇醫生望著醉生飯店門口。

    那大門口的路燈下,蹲著一個人。隔了一段距離,蘇醫生看不清他的外貌,只分辨得出來那是個男人,穿得還挺工整。

    可能是燈光太冷了,夜晚又太安靜了,蹲在那里的男人,周身都彌漫著一股孤寂。

    蘇醫生嘆道:“有個男人,大晚上不睡覺,蹲大街上。不知道是情場失意了,還是職場失意了。”成年人,總有著各種各樣的煩惱。

    誰都有誰的心酸,所以偶爾在街上看到一個成年人偷偷抹淚,請不要用鄙夷的眼神注視著他。也許,他只是活得太累了,撐不下去了。

    陶如墨又問:“他...長什么樣?”

    蘇醫生覺得陶如墨這問題有些奇怪,但還是老實回答了她:“看不清樣子,不過個子應該很高,穿了一件黑色的襯衫,褲子也是黑色的。”

    隔得太遠,蘇醫生實在是看不清楚那人長相。但場景燈光氣氛都很到位,這讓那個男人看上去,好看的就像是拍電視劇里的男主角。

    蘇醫生動了惻隱之心。心里一動,蘇醫生說:“我干脆給你拍張照吧。”

    “好。”

    蘇醫生拍了張照片,發到了陶如墨的微信上。

    陶如墨打開圖片放大,盯著圖片上面的人。昏暗的燈光下,一個男人蹲在‘醉生’飯店門口的一棵樹下,手里拿著一個打火機在地上畫著什么。

    哪怕看不到臉,陶如墨也能認出他的身份來。

    不是秦楚,又是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