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國產AV > 秦先生的朱砂痣 > 第165章 趕緊地,咬一口
    陶如墨覺得吃驚。

    “怎么回事,你們前些天不還好好的么?”林月談戀愛的時候,一有空就用手機跟男票聊天,她前天還聽林月說她找人代購買了一雙椰子鞋,打算送給男友做禮物呢。

    林月委屈大哭,“他劈腿啊!對方懷孕了,今天早上我準備上班的時候,那個女人找上門來了!”

    林月跟男友同居了兩個月,一大早被懷孕的情敵找上門,可想而知她有多懵,又有多憤怒。

    陶如墨想安慰林月幾句,但看到門外病人都眼巴巴的等著,只好對林月說:“聽我的,先收拾東西,我下班了來接你離開那個地方。”

    林月本來就委屈,一聽到這話,頓時像那受了委屈的小媳婦看見了娘家人,哭得更兇了。陶如墨掛了電話,才想起來自己現在沒法開車了。

    那她拿什么去接林月?

    雇個三輪車?

    陶如墨搖搖頭,沖門外的病人說:“1號,張成浩!”

    病人賊麻溜地走進來,往凳子上一坐,不等陶如墨問診,就跟竹筒倒豆子似的,把自己的癥狀講的清清楚楚。

    ...

    忙碌了八個小時,陶如墨收拾東西下了班,剛走到醫院門口,就看到了秦楚。因為地上有積雪,秦楚的車輪上綁了防滑鏈。

    秦楚站在車旁邊,正在跟醫院門口買紅薯的大爺侃侃而談。

    陶如墨漸漸走近,聽到秦楚跟大爺說:“賣紅薯賺錢么?”

    “嘿,瞎忙活,混個生活。”

    “別這么說。”秦楚抱著雙臂,盯著老爺子的烤爐,說:“我上回買你一根紅薯,你賣我五塊一斤,一根就花了四塊錢。你跟我說不賺錢?”

    “我看你這里生意好得很,每天得賺兩千多塊吧,除去電費和成本費,嘖嘖...”秦楚抱著的雙臂松開,伸出右手,拿了一根大紅薯。

    “這根我要了。”

    大爺一邊給他稱重,一邊說:“嘿,也就養家糊口,我賣紅薯十幾年了,我也就會做這個。靠賣紅薯,已經給我兒子買了一套房了,最近正打算買車呢。”大爺喜滋滋的,提到要買車了,表情更驕傲。

    秦楚說:“挺好的,好歹也是一門生計。”

    陶如墨拍拍秦楚的肩膀,踮起腳,從身后湊近秦楚。陶如墨嘴唇湊在秦楚兒耳邊,笑著問他:“在這兒欺負老人家呢?”

    秦楚渾身一酥。

    他趕緊拎著紅薯轉身,將紅薯丟進陶如墨懷里,說:“天冷,給你暖暖手。”

    陶如墨愣了下,接著眉笑眼開。

    大爺適時開口說:“小伙子,每天來我這里買根紅薯,給你女朋友暖手。堅持一個冬天過去,我保證你能娶到這位醫生,婚后啊,日子一定過得比我這紅薯還甜。”

    聽了這話,秦楚又拿了一根紅薯,“我嘗嘗有多甜。”他扳開紅薯,吃了一口,頓時笑了。

    還真挺甜。“借你吉言了。”

    陶如墨雙手握著溫熱的紅薯,聽到秦楚問:“陶醫生你說,我連續一個冬天,給一位美人送烤紅薯暖手,她會同意嫁給我么?”

    陶如墨一笑,撕開紅薯皮,說:“如果我這一口能嚼出一枚戒指,我就嫁。”因為知道這一口咬下去,不會有戒指,所以陶如墨說的很篤定。

    聞言,秦楚表情一亮。他忽然一把奪走陶如墨手里的紅薯,邁開長腿就往車子那邊跑了過去。

    陶如墨吃了一驚。“你干嘛?”

    秦楚趴在車門那里,不知道在做什么,也沒答話。

    等陶如墨走近,秦楚忽然直起身。秦楚轉過身來,將那紅薯遞到陶如墨面前,有些焦急地催促她:“趕緊地,咬一大口!”

    陶如墨驚疑不定地望著那根紅薯。

    她聽到了胸腔內那顆心臟跳動的有多躁動紊亂,徹底失去了節奏。

    “我...”手垂在腿邊,陶如墨竟然無力抬手去接那根紅薯。

    好緊張。

    秦楚也有些緊張,但他沉得住氣。“不想吃?”秦楚問這話的時候,嗓音是啞的。

    陶如墨都要哭了,她欲哭無淚地望著秦楚,無助地說:“大楚,我手沒力。”

    秦楚表情有些古怪。

    接著,他笑了。秦楚一只手握著紅薯,另一只手捏住陶如墨的手腕。在秦楚的幫助下,陶如墨終于握住了那根紅薯。

    “來,張嘴。”

    陶如墨聽話地張嘴,咬了一大口紅薯。

    這一口紅薯,她吃得特別仔細小心,牙關動第二次的時候,有什么硬物磕到了她的牙齒。陶如墨咬住那東西,愕然睜眼,盯著秦楚。

    秦楚笑容透露著緊張,“你說的,如果你這一口吃到了戒指,你就嫁給我的。”

    秦楚沉著臉,聲色凜然,“不許反悔。”

    陶如墨那句話,純粹是戲言。

    她沒想到,秦楚竟然真的備著戒指。

    陶如墨終于找回了自己的力氣。她吐出嘴里那枚戒指,用手指捏著那枚圓形戒指,一時間,整個人都沉默下來。

    寒風呼呼吹,秦楚和陶如墨的臉都被吹紅了。

    “秦楚。”陶如墨終于開口了。

    秦楚:“嗯,你說,我聽著。”他等待被判刑。

    陶如墨呼出一口熱氣,鼓足勇氣,說道:“就跟這紅薯一樣,人的感情,有熾熱溫暖的時候,也有冰涼冷卻的時候。我們認識才三個多月,我們了解還不夠深,現在我們正處于感情熱烈期...”

    她將那枚戒指,遞到秦楚胸前。

    挺直身板,努力仰頭,陶如墨坦坦蕩蕩望著秦楚,對他說:“我很喜歡你,但是很抱歉,婚姻是一輩子的事,我希望我們都能慎重考慮,再做決定。”

    陶如墨已經不年輕了,二十八九歲了,雖然是第一次談戀愛,難免會有犯傻的時候。但真到了關鍵時刻,陶如墨也不是真的沒腦子。

    婚姻不是兒戲,一旦成婚,那就是相守一生的事。陶如墨希望秦楚思考清楚,而她,也要仔細考慮清楚。

    秦楚眼里的光澤,一點點黯淡。

    但很快,又恢復冷靜。

    捏著戒指,秦楚牽強一笑,對陶如墨說:“我想跟你結婚,絕非兒戲。不過,你的顧慮我也能理解。”

    “墨墨,戒指我隨身帶著,你想通了,覺得我這個人是你值得托付的人。你說一聲,我會親自為你戴上的。”

    秦楚將戒指塞到胸前小口袋里,也想通了。

    他的墨墨,從來都是個拎得清的。

    她的拒絕,也在他的預料之中。但秦楚心中,難免還是有些難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