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國產AV > 秦先生的朱砂痣 > 第169章 律二這不是小秦嗎
    進入地下停車場,陶如墨注意到這地下停車場是直接劃分給了業主的,每位業主4個車位。那些車位上,停著的都是豪車。

    不是豪車,都不好意思往這里停放。

    陶如墨甚至看見了傳說中車身就有六米多長,只能上黃色拍照的邁巴赫。

    經過另一處停車位的時候,陶如墨看見那里并排停著四輛超級豪車,一輛幻影,一輛瑪莎拉蒂,一輛帕加尼,還有一輛騷包的黃色保時捷。

    而秦楚的車位,好巧不巧,就在那位車主的旁邊。

    他的4個車位上,空空蕩蕩。飛度往那里一停,頓時如同野雞鉆進了鳳凰窩,醒目又滑稽。

    陶如墨調侃秦楚:“咱們這是劉姥姥進了大觀園啊。”

    秦楚一想,是這么個理。他拔了車鑰匙,對陶如墨說:“板兒,跟緊了,奶奶帶你逛院子。”還知道板兒,看樣子秦楚是看過紅樓夢的,知道劉姥姥的孫子叫板兒。

    陶板兒忙拎著包走到秦楚身旁,還仰著頭,一臉天真地問:“奶奶,為啥是逛院子,不是逛窯子?”

    秦楚:“...”

    求生欲讓他沉默了片刻,才滿臉嚴肅地答道:“不敢,也不會。”

    陶如墨對這個答案很滿意。

    她告訴秦楚:“要逛的話,記得通知我一聲。”

    秦楚好奇問道:“通知你做什么?”

    陶如墨說:“我家里的四十米的寶刀已經饑渴難耐,時時刻刻想念著血液的滋味,我得扛著我的寶刀,去給你松松皮肉。”

    秦楚頓時覺得渾身肉疼。

    “走吧,上樓去。”

    秦楚拉著陶如墨往1號業主電梯走,陶如墨盯著秦楚腳上的運動鞋,她說:“突然得了一套這么貴的房子,此時此刻,你該走出最風騷的王霸氣場才應景。”

    秦楚松開陶如墨,說:“那我給你表演一個。”

    他甩開膀子擺開腿,走出了獨領風騷的氣場,就在這時,1號電梯突然打開。兩個男人交談的聲音從里面傳出來——

    “老葉,你干脆陪我過一輩子得了,別結婚了,就當是給我省回份子錢。秦大那個禽獸,結個婚獅子大張口,竟然要管我要一輛哈雷限量摩托,我容易嗎我...”

    另一道冷靜漠涼的男音,隨之響起:“我會努力脫單,找你要一輛西貝爾就行了。”

    “你還是人嗎?”律二滿臉布滿著悔恨之色,“我為啥想不開,要交你們這樣兩個朋友?”

    說著,兩人從電梯里抬步走出來。

    一抬頭,兩人便同面對面走來的秦楚狹路相逢...

    一時間,空氣寂靜。

    葉知溫與律二盯著走路姿勢搞笑的秦楚,似笑非笑。律二靠近葉知溫,低聲吐槽:“他像不像是地主家的傻兒子?”

    葉知溫仔細看了看,默默點頭。

    秦楚立馬恢復正經,他警告地掃了葉知溫與律二一眼,接著,俊臉上浮出一抹恭敬之色。“律總,您也住這里呢?”

    律二被這聲律總搞得一愣。

    看見秦楚身后的陶如墨,律二這才想起,秦楚如今的身份只是零點廣告傳媒創意部的副總經理。

    享受著被秦楚恭維的滋味,律二高抬起下巴,語氣帶著幾分倨傲,道:“這不是小秦嗎?你怎么在這里?”

    小秦...

    秦楚皮笑肉不笑。

    葉知溫偏頭看了眼律二,眼神帶著同情。

    作,你盡管作。

    秦楚拉過陶如墨,對律二說:“我帶我女朋友過來看看房子。”

    聽見秦楚的介紹后,律二方才把視線移到陶如墨臉上。“喲,這不是上次看到過的那位美女?小秦啊,你福氣不淺啊,找的女朋友可真漂亮。”

    律二還蹬鼻子上臉了,將浮夸紈绔律總的身份扮演的恰到好處,說的話特別欠打。

    陶如墨聽律二一口一個小秦,心里特別不是滋味。但這人是秦楚公司合作的貴人,她心里再不爽,也得忍著。

    注意到律二身旁的葉知溫,陶如墨疑惑了下,才對葉知溫說:“葉先生,你怎么也在這里?”他不是秦楚公司的同事嗎?

    葉知溫看向秦楚,眼神有點兒無措。

    這該怎么圓?

    接收到葉知溫的求助,秦楚忙替葉知溫圓場,跟陶如墨說:“知溫是負責與律總他們服裝公司洽談的負責人,可能是在談工作上的事吧。”

    “可我剛才,分明聽到他們在談送禮的事...”這明顯不是商人之間該談的話題。

    秦楚心道糟糕,就在這時,葉知溫不好意思地說:“是這樣,其實...律總是我遠房表弟,我們私下里關系還不錯。”

    秦楚暗自朝葉知溫遞去一個感激的眼神。

    “難怪。”陶如墨眼神在葉知溫和律二身上來回地轉,心想:雖是表兄弟,但這兄弟倆氣質可大不同,葉先生一看就是個優秀的男人,倒是這個有錢的律總...

    就跟個痞子無賴一樣。

    律二見他們忽視了自己,心里不爽了。他咳了一聲,用刻薄眼神將秦楚渾身上下看了好幾眼,才意味深長地說:“小秦打算在這里買房?這里的房子,可是天價啊...”

    “小秦,要不,我介紹個別的小區給你?便宜,環境也不錯,對你來說...勉強還負擔得起。”

    聞言,葉知溫搖搖頭,開始期待起律二被秦楚揍的場面。

    陶如墨忽然握住了秦楚的手。

    秦楚心頭一暖,撩起眼皮掃了葉知溫一眼,云淡風氣地說:“多謝律總好意,不過,我是這里36樓的業主,以后與律總也算是鄰居了。”

    “律總,還請多關照。”

    律二看秦楚的眼神帶著懷疑之色,明顯是不相信秦楚能買得起這里的房子。“是么?那可真是有緣...”

    律二又朝陶如墨招招手,笑得風流不正經,“美女,你長得很像我下一任女朋友啊,好有緣...”

    律二這話,當真是觸了秦楚的逆鱗。秦楚眼里閃過一絲暴戾,他邁腿就要朝律二走過去,這時,陶如墨擋在秦楚的面前。

    陶如墨冷冷淡淡,對律二說:“那我與律總緣分尚淺,我上周剛約了整容醫生,打算去整個容。”

    律二聞言一愣。

    注意到秦楚那冷冽恐怖的眼神,葉知溫怕秦楚當場發狂,趕緊拉著律二就走。“我們走了,老秦,陶小姐,下次再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