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國產AV > 秦先生的朱砂痣 > 第171章 秦楚誰娶她誰倒霉
    剛才被秦楚差點弄死的時候,律二都沒有哭過。但這一瞬間,律二忽然鼻頭發酸,眼睛發脹。他轉身就走,車都不開了。

    葉知溫責備地瞥了眼秦楚,說了聲再會,就追律二去了。

    秦楚跟陶如墨一起進了電梯。

    一進電梯,秦楚就抱住陶如墨,將下巴擱在陶如墨肩膀上。“律總,他是律家的長孫。墨墨,你知道律家嗎?”

    陶如墨搖頭,“我對京都上流社會那些事情,一概不知。”

    “總之,律家很厲害。在京都,有錢有勢的人,被分為四個階層。有錢人、富貴之家、權勢之家、名門世家...以及隱世氏族。”

    “你之前見過的那個陶如煙,她們家是書香世家,只能算是有錢人。而大家熟悉的韓家、葉家、章家,也只能算是富貴之家。住在機關大院的劉家、陳家、歐陽家則是權勢之家。而律家、公孫家則是名門之家...秦家,便是隱世氏族。”

    “這個律總,別看他紈绔不著調,但他卻是律家年輕一輩的領頭人。墨墨,你現在明白,你今晚威脅的那個人,是什么樣的人了嗎?”

    陶如墨沉默起來。

    她忽然慫了,小聲開口問道:“大楚,你說我現在去給他道歉,他會原諒我嗎?”

    秦楚啞然失笑。“晚了。”

    下巴在陶如墨肩膀上蹭了下,秦楚告訴她:“現在,你跟我成了一條船上的人,咱倆得綁在一起,同進退。”

    陶如墨笑了。

    她撞開身后的秦楚,讓秦楚起來。

    秦楚念念不舍,卻只好站起來。他靠著電梯,見陶如墨轉過身來。

    陶如墨笑看著秦楚,對他說:“別怕,你可是秦家長孫。這個時候,你該拿出你隱世氏族長孫的霸氣來,弄死那個小律總。”

    陶如墨表情一正,眼神變得霸道猖狂起來,她伸出右手食指,朝秦楚一指,說:“天亮之前,我要律家從京都這片土地上消失。”

    秦楚呆了呆,才懂了陶如墨玩的梗。他忙阿諛奉承道:“好的,秦夫人。”

    秦夫人...

    被秦楚在稱呼上擺了一道,陶如墨這才收起玩鬧之心。她一臉擔憂,問秦楚:“大楚,小律總會不會給你穿小鞋啊?”

    秦楚:“誰知道呢。”但他又笑了,無所謂地說:“怕啥,我現在可是住東陵小區的人,真丟了工作,我也還是個有錢人。”

    秦楚這話,頗有破罐子破摔的氣概。

    陶如墨翻了個白眼,“那就真是混吃等喝。”

    “放心,他不會的。”秦楚說。

    “為什么?”

    “老葉會幫我說好話的。”

    陶如墨想到葉知溫跟律二的那層關系,也安心了些。

    叮咚——

    電梯抵達了36樓。

    “走,帶你看看我干爹給我的房子。”

    “好。”

    ·

    另一頭,葉知溫一直追出地下車庫,才在出口的位置追上律二。

    律二站在車庫的出口門口,冷冽的寒風將他的衣袂吹得飄動,律二紅著眼睛,大聲說:“老葉,真特么冷啊!”

    葉知溫走到他旁邊,攏緊身上的羽絨服,對他說:“冷就忍著,別指望我會把衣服給你。”

    律二又笑了。

    他忽然感嘆道:“從小到大,就沒人像陶如墨維護秦楚那樣維護過我。”

    葉知溫眉頭一蹙,他望著律二那張白白凈凈的臉蛋,有些詫異,“你剛才,就是為這事紅了眼睛?”

    “不然?”律二納悶,問葉知溫:“你以為我為了什么難受?”

    葉博士老老實實地說:“我以為是秦楚把你打哭了。”

    葉知溫:“...”

    “哎喲我去,老子那么不經打?今天這事也不怪秦大,我清楚他的個性,還去招惹他,活該被打。”律二是真的不生秦楚的氣,但一回想起秦楚弄自己的那股狠勁,律二又有些發怵。

    “秦大可真不是個東西,我就說了那么一句,他就瘋顛成了那個樣。嘖,這要真有人動了陶醫生,他不得一刀捅死那人?”

    葉知溫想了想,說:“捅死都算輕巧的。”

    葉知溫頓時無話可說。

    他拍了拍自己嘴巴,說:“讓你賤!”

    葉知溫知道律二心情沒那么差了,也跟著放了心。“跟你說個事。”

    “嗯?”

    葉知溫說:“這個陶醫生,你不覺得她有些眼熟嗎?”

    律二想了想,說:“沒覺得,美女看多了,記不住。”

    葉知溫無言一秒。

    他搖搖頭,才說道:“陶如陌。”

    “我知道,陶醫生叫陶如墨嘛。”律二還沒理解葉知溫的意思。

    葉知溫再次搖頭,律二這智商,律家怕是要破產了。

    “我是說,陶醫生是陶家那個大女兒,當年的藝術體操國家隊員,陶如陌!”見律二瞬間瞪大眼睛,愕然地望了過來,葉知溫點點頭,又補充道:“就是當年跟秦大傳出那件丑事的陶如陌。”

    律二這下是真的感到驚悚了。

    他左右看了看,見沒有人,這才壓低聲音跟葉知溫說:“我靠!你沒逗我?陶醫生怎么可能是陶如陌!秦大那時候,不是最討厭陶如陌了嗎?他以前不是跟咱們說,他愛上誰也不會愛上陶如陌?誰娶她誰倒霉嗎?”

    用力搓了把被冷風吹得僵硬的臉,律二吶吶地說道:“我一直以為,秦大討厭那姑娘來著。”

    葉知溫冷哼。“這你就不清楚了吧。”

    “咱們跟陶如陌不熟,她讀高中那會兒,你已經讀大學了,我已經在準備考博了。秦大那會兒,也準備退學了。”

    “事實上,秦大從來就不討厭陶如陌。”

    身后有車駛出,葉知溫拉著律二往一旁的草坪上挪了位置。站穩后,葉知溫才說:“秦大可稀罕那姑娘了,只要那姑娘一出現,秦大的眼神準往她身上瞄。”

    “那秦大后來,為什么會說那種話?”律二至今都只記得少年時候,秦楚一提到陶如陌,那含恨的樣子。

    他明明,是很討厭那個姑娘的。

    葉知溫道出原因,“因為,秦大跟陶如陌表白過,還被陶如陌拒絕了。”

    律二長大了嘴巴。

    “不是,秦大竟然被拒絕?竟然有女人舍得拒絕秦家長孫的追求?咱秦大長得帥,又有錢,各方面不差,那姑娘是不是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