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國產AV > 秦先生的朱砂痣 > 第178章 給墨墨的涼拌牛肉三萬更
    第178章

    砰!

    律二身子結結實實被摔在地上,發出一聲驚人的響動。

    葉知溫一直在注意身后動靜,看見這一幕,頓時覺得肉疼,骨頭都要散架的那種痛。

    葉知溫默默地看向秦楚,果然,秦楚表情絲毫不驚訝,像是早有預料。

    ——律二,她要喝醉了,后果你自負。

    葉知溫立馬想起秦楚之前對律二說過的那句話是什么意思。

    感情秦楚所謂的讓律二負責,不是讓他負責把喝醉的溫椋送回家,而是讓他負責挨揍!

    律二被溫椋砸在地上,人都是蒙的,腦海里都黑沉沉,沒了意識。短暫的失神后,律二終于找回了神識。

    與此同時,痛意也襲擊而來,他全身都痛。“你...”律二一臉懵逼望著溫椋。

    溫椋像是看一只蒼蠅,看著律二,一臉嫌棄地說:“不能因為我長得漂亮就想非禮我,老流氓,膽子不小。”

    律二:“...”

    葉知溫也是一臉驚奇。

    恕他直言,溫椋跟長得漂亮,真的沒關系。

    溫椋這盲目的自信,究竟是從何而來?

    律二趕緊朝葉知溫伸出求救之手,“老葉,快拉我離去,離這個小暴力狂遠點。”

    葉知溫趕緊走過來拉人。

    秦楚這才走到溫椋旁邊,對她說:“別鬧了,跟我回去,墨墨還在等你呢。”

    溫椋那無情的目光,立馬變得柔和起來。她說:“墨墨在家,肯定還沒吃飯,她喜歡吃涼拌牛肉,秦楚我們給她打包一份涼拌牛肉回去。”

    “好。”

    溫椋喝醉了,說要干嘛就要干嘛,不配合她,逮著誰就揍。

    秦楚便對疼得齜牙咧嘴的律二說:“溫椋要打包一份涼拌牛肉。”

    律二:“我疼...”

    秦楚不為所動,還善良地提醒律二:“你答應過,她喝醉了,后果你負。”

    律二欲哭無淚...

    烤全羊...

    那是沒法吃了。

    律二給溫椋點了一份涼拌牛肉的外賣,就求著秦楚趕緊帶她回去。

    等秦楚和溫椋一走,律二就開始瘋狂吐槽:“我靠,不愧是秦魔王養的孩子,這暴力指數,五顆星!”

    律二坐進葉知溫的車,哎呦哎喲地叫,說:“我尾脊骨疼,老葉你給我檢查檢查,看是不是斷了。”

    葉知溫冷靜說道:“還能叫喚,應該沒斷。”

    “早知道這丫頭喝醉了這么暴力,我就不讓她喝了。”

    “自己作!該!”

    葉知溫開著車,問律二:“去醫院還是回家?”

    “回家,只要我的大水床能夠撫慰我受傷的小心靈。”

    “好好說話!”葉知溫聽不下去了。

    律二神色一正,有些憂愁。“你說溫椋這丫頭,長得吧...普普通通,卻這么盲目自信,還暴力愛揍人,她以后能嫁出去么?”

    “嫁不出去多好。”葉知溫對上律二不解的目光,解釋道:“不正合你心意,省了份子錢。”

    律二一想,也是這個理。

    ·

    那頭,阿威開著車,送秦楚和溫椋回家。

    發現車子開到了老巷子門口,本來有些醉酒的溫椋立馬坐直了。她盯著身旁的秦楚,十分執拗,說:“墨墨不在這里,秦楚,我們去找墨墨。”

    秦楚揉了揉眉心,在心里把律二罵了個底朝天,才對阿威說:“調頭。”

    阿威忍著笑,又把這兩人送到了陶如墨家樓下。

    陶如墨正在熬夜趕漫畫。

    她剛將最新一幅漫畫的底稿畫好,手機就響了。見是秦楚來電,陶如墨便接了電話。

    今晚畫畫坐的有些久了,屁股都坐疼了。陶如墨一接通電話,便站了起來,在房間里走來走去。

    手機那頭,秦楚問她:“走來走去做什么?還不休息?”

    “坐的有些久了,起來走...”話沒說完,陶如墨想到什么,立馬跑到窗戶邊,拉開窗簾打開窗戶,朝小區外望下去。

    她住的這棟樓,能看到小區大門外的第一顆銀杏樹。

    發現秦楚的車停在樹下,陶如墨笑了笑,對手機里的秦楚說:“稍等片刻,抹個口紅。”她一邊說,一邊走向梳妝臺,打開柜子找到一支口紅,開始往唇上涂抹。

    秦楚失笑不已。

    真可愛啊。

    陶如墨抹了口紅,那張白皙素淡的臉蛋,頓時變得嬌艷起來。

    陶如墨這才換了鞋,飛也似地跑下樓。

    下樓的過程,她真的是用跑的。但到了一樓,即將走出大樓的時候,陶如墨又刻意放慢了腳步。每一步,都走出了優雅淑女的氣質。

    秦楚看到陶如墨出現在大樓門口,就知道她是小跑下來的。但見她這會兒走得緩慢優雅,秦楚知道她是在故作淑女,也不戳破她。

    若不是真正把他放在心尖上喜歡,她又何必飛奔來赴約?

    溫椋蹲在秦楚身邊,手里抱著涼拌牛肉,像是抱著金銀珠寶。

    一看到陶如墨,秦楚還沒跟她說上一句話呢,溫椋就嗖的一下站了起來,飛奔向陶如墨。“墨墨!”溫椋跑到陶如墨面前,把陶如墨嚇了一跳。

    陶如墨之前都沒有注意到溫椋。

    “溫椋也在啊。”

    溫椋用力點頭,她獻寶一般,將涼拌牛肉舉到墨墨的面前。“墨墨。”溫椋笑嘻嘻地說:“我給你打包了涼拌牛肉,吶,上回你讓我去買涼拌牛肉,我買回來了,你一直沒機會吃...”

    溫椋苦著臉,像是很悲傷。

    不過一瞬間,她又笑了起來,沖陶如墨說:“不過沒關系,現在你可以吃了。這涼拌牛肉很好吃的,我聞到味兒兒了,好香!你趕緊吃。”

    陶如墨發現溫椋說話時候有股酒氣,還笑嘻嘻的,就知道這家伙是喝酒了。陶如墨責備地盯著秦楚,數落他:“你怎么能讓溫椋喝酒?”

    秦楚:“她偷喝的。”聽清楚溫椋方才說的那些話,秦楚怕陶如墨起疑心,便說:“這家伙喝了一口酒便醉了,她喝醉了,總說一些我聽不懂的話。”

    陶如墨說:“難怪,我剛才還納悶,我什么時候讓她去買過涼拌牛肉了。”

    秦楚嗯了聲。

    他沒有告訴陶如墨的是,溫椋說的是七年前的事。

    那時候,他們要出集體任務,陶如墨和溫椋留在家里,知道守門人內部有人叛變,陶如墨擔心秦楚會出事,不敢讓溫椋跟著,就騙溫椋說她想吃涼拌牛肉...

    等小溫椋提著涼拌牛肉回家,陶如墨已經找秦楚去了。

    她等啊等,等回來了一個滿身是血,差點死亡的陶如墨。再后來,陶如墨一直昏迷不醒,心臟衰竭嚴重...

    然后,長達六七年的時光,溫椋都沒有見過陶如墨。

    所以這么多年過去,那一碗沒有人吃的涼拌牛肉,一直都是溫椋心里的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