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國產AV > 秦先生的朱砂痣 > 第193章 守門人3
    “偶爾有人會這么說。”

    陶如墨心里明白,與陶如煙長得像,也是她的優勢。

    進了電梯,張衡站在陶如墨的前方。一般女孩子跟陌生男孩同乘電梯,都不愿意身后站在陌生男人的前面,那會讓她們沒有安全感。

    見張衡主動站在前面,陶如墨對這個人頓生好感。

    電梯的四面是反光的,張衡望著反光畫面里的陶小姐,心里是無比驚訝的。剛才看到陶如墨的時候,他當真以為自己看見了成年后的陶如陌小姐。

    陶如陌是這部紀錄片導演陶如煙的姐姐,她本人不能來參加紀錄片的拍攝,是有原因的。

    那是因為,陶如陌早就離世了。

    張衡跟陶如煙是老搭檔了,他早就聽過傳聞,據說那位曾經令整個京都市人感到驕傲的奧運會亞軍,早在十年前就跳海身亡了。

    因為清楚陶如陌已經離世,所以看到這位陶小姐,張衡也忍不住緬懷起那位早早離世的絕世佳人來。

    想起陶如陌短暫而絢爛的一生,張衡便唏噓不已。

    “張哥,我想問問,等會兒表演的時候,能用我們自己帶來的球么?”

    聽到陶如陌的問題,張衡回頭望著她的臉說:“這個是允許的,后面真正拍攝的時候,是不能用自己的球的。”

    張衡一笑,又道:“我們陶導神通廣大,已經弄到了當年陶如陌在奧運會決賽上表演時用的那顆球。到時候,你們得用那顆球拍攝。”

    陶如墨點點頭,也不覺得意外。陶如煙是陶如陌的妹妹,她能弄到那顆球,也不算什么大本事。

    說話間,電梯到了樓層。

    “陶小姐,這邊請。”

    張衡領著陶如墨往面試室的方向走,路上,張衡告訴陶如墨:“今天是選拔的最后一天,現場人不多,但也有七八個。”

    “面試考核的主要是你們的體操功底。為了公平起見,等會兒我們會為你們分發一張面具,到時候,你們要輪番在臺上表演,表現最佳的那一位,就是今天的勝利者。”

    陶如墨覺得還挺有趣,她戲言道:“那要是摘下面具,是個丑八怪,你們怎么辦?”陶如陌那么好看,她的扮演者總不能是個丑八怪吧。

    張衡被陶如墨這話逗得一笑,“相信我,有資格來競演這個角色的人,就沒有長得丑的。”

    “那倒也是。”

    “對了,我忘了問,陶小姐叫什么?”一直以來,張衡對陶如墨都以陶小姐相稱,還不知道她的全名呢。

    陶如墨有些尷尬,她摸摸鼻子,低聲說:“巧得很,我跟陶如陌名字同音,我也叫陶如墨,不過是墨水的墨。”

    張衡吃驚極了。“這么有緣的么?”

    他看陶如墨的眼神,像是變得幽深了一些。

    陶如墨能明白他為何會是這幅反應。

    她長得跟陶如陌有七八分像,名字又如此接近,張衡難免會懷疑她是為了走紅故意改名。但陶如墨懶得解釋,她這名字用了快三十年了,隨別人怎么說去。

    一路沉默到了面試室旁,張衡腳步一轉,領著陶如墨進了隔壁的房子。進屋后,張衡遞給她一張面具,并說,“這里是更衣室,你可以在這里換服裝。”

    這面具是黑色的,戴上的話,肯定能將陶如墨的臉遮得她媽都不認識。

    “行了,等陶導一來,面試就可以開始了。”

    陶如墨嗯了聲,放下包,取出一顆漸變紫色的球和表演服。陶如墨走進更衣室,脫下一身保暖的毛衣與加絨長褲,就連內衣也換成了隱形的。

    她的表演服也是淺紫色的連體衣,衣服的袖子和后背暴露的位置是與她膚色一樣的白色布料。

    穿上連體衣,陶如陌一雙腿的肌肉線條勻稱,筆直又白皙。她站在鏡子前面左右地打量了鏡中人片刻,忍不住對著鏡子錄了一段視頻,把視頻發給了陪同老板出差的秦楚。

    此時,巴西熱帶雨林的一處小茅草房旁,秦楚穿著一身軍綠色的迷彩服,戴著一個草帽,踩著一雙霸氣的黑色戰靴,正站在一顆大石頭上看手里那張復雜的地圖。

    他嘴里叼著一片綠葉子,瞇起的眼睛,像是雄鷹。

    在二十世紀的前五十年里,連續發生了兩次超大規模的戰爭,導致人類的家園被摧毀,親人被屠殺,世界變得滿目瘡痍。

    地球受到了重創,需要休養。而每一個背戰爭所破壞的國家,也需要喘息修整的時間。經歷過戰亂的人,才知道和平的可貴。

    在這種特殊情況之下,一個神秘的,不被記入史冊的特殊組織應運而生。它被命名為‘守門人’。

    ‘守門人’誕生于1950年,它的成員來自世界各國,它的使命是清掃一切危害世界和平的毒瘤。

    守門人,守的是世界的和平。

    這些年,‘守門人’走過風風雨雨,犧牲了無數的英豪,但他們仍在在為和平事業不懈地努力著。

    這次,‘守門人’接到西歐盛月國總統的請求,懇求他們幫忙逮捕五名極端危險人物。這五個人身上,攜帶著盛月國耗費十八年時間研發出來的某種大型武器的核心研發資料。

    夜歸來他們為了追捕這批危險人物,已經繞著地球跑了三個月了。一周前,對方躲進了熱帶雨林,熱帶雨林危險重重,廣袤無垠。

    夜歸來他們深知敵人的狡猾,不得已,才向秦楚申請援助。

    秦楚手指在地圖上敲了敲,拿定了主意。

    這時,一個穿著綠布膠鞋,卷著褲腿,皮膚被太陽曬成了小麥色的男人走到他的身旁,將一只黑色手機遞給秦楚。“老大,有人給你發信息了,我沒看。”

    他倒是想看,主要是秦楚設置了指紋解鎖,他打不開。但他剛才瞟了一眼給老大發微信消息的那個人,對方的頭像是一個穿吊帶裙的美人背影。

    背影那么好看,正面應該也是不差的。再說,長得差的,也沒膽子勾搭他們老大啊。

    畢竟,他們老大人帥多金。

    秦楚將地圖卷了起來,塞進胸前的兜里。

    他站了起來,指著西南方向,對夜歸來說:“歸來,我們照這個這個方向走,挺進深度危險區。不出兩天,定能找到他們的藏身之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