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國產AV > 秦先生的朱砂痣 > 第205章 想你也是真的
    秦姝從樓梯后面走了出來。

    秦姝雖然神智失常,但她卻生得好看,身材也好,保養的也好。

    她今天打扮的也非常漂亮。

    秦姝穿著低領毛衣,配一件白色的小香風外套,裸露的脖子上面,則系了一條白色絨毛圍巾保暖。

    一條純黑色的牛仔長褲,將她線條漂亮的長腿緊緊包裹住。白衣黑褲配長靴,這樣一穿,顯得秦姝特別年輕。

    她看上去,頂多也就三十出頭。

    可事實上,再過三四年,她就五十歲了。

    秦姝也不下來,就站在轉角平臺那里,低頭看著秦楚。她依然抗拒與男人接觸,只因秦楚是她看著長大的孩子,她喜歡得緊,所以忍不住想要來看看。

    片刻后,秦姝才說:“寶寶長大了。”

    秦姝病了太多年了,她清醒的時候,秦楚不在家。秦楚回來的時候,她在犯病。真要說起來,秦楚上一回見到正常的秦姝,都是十多年前的事了。

    秦楚朝秦姝溫柔一笑,說話都不敢大聲,他說:“我都滿29了,當然是個大孩子了。”

    秦姝有些吃驚。“都這么大了啊。”她忽然問秦楚:“有孩子了么?多大了?男孩還是女孩?”

    秦楚嘴邊溫柔的笑容,逐漸變得僵硬。

    小姑姑,能不能一見面就問我如此傷人的話題!

    蘇雨站在一旁忍笑。

    秦楚硬著頭皮說:“我還沒結婚呢。”

    秦姝也有些尷尬。

    她忙改口,說:“29歲還很年輕呢,不著急。”

    秦楚能說什么呢,他索性閉嘴。

    太多年不見了,兩人也沒有共同的話題聊,秦姝又不想冷場,便又找著話說。而她最關心的,無外乎就是秦楚的婚姻問題。

    秦姝撓撓頭,又問他:“可有喜歡的女孩子啊?”

    秦楚眼神一軟,道:“有一個,正在追呢。”

    “哎啊,叫什么啊,一定很漂亮吧。”

    秦楚趕緊將手機打開,把陶如墨的照片找出來。他將手機交給蘇雨,對秦姝說:“這就是我喜歡的女孩子,姑姑你看看,怎么樣?”

    蘇雨拿著手機走到秦姝身邊,將手機遞給秦姝,“四小姐,你看看。”

    秦姝接住手機,認認真真看了幾秒,道:“奔月的嫦娥,都比不上我們寶寶的心悅的姑娘,好看,一看就是個貌美心善的女孩子。”

    秦楚喜笑顏開。

    “我們家墨墨最好看!”

    盯著秦楚嘴邊那抹滿足的笑意,秦姝心臟像是被什么刺了一下,她想到了一些事,剛還笑著的臉,陡然間變得雪白。

    見狀,秦楚瞳孔一縮。

    蘇雨趕緊跑下來,把手機遞給秦楚,“大公子,你快走,四小姐這是又想起了不好的事了。”

    怕小姑姑發病,秦楚趕緊邁腿就跑。

    他都不知道,自己剛才做錯了什么,又說錯了什么。

    午飯,秦楚就留在秦鐘的小院里吃。老爺子現在老了,吃的都偏清淡,但知道秦楚今天要來,桌上多了三四道葷菜。

    秦楚吃飽了,睡了個午覺,這才離開淺山別墅。

    他一邊開車,一邊用藍牙給陶如墨打電話。

    團建活動還沒有結束,同事們都在滑雪,陶如墨不會玩山體滑雪,就站在山腳下看他們鬧。

    收到秦楚的來電,陶如墨便拿著手機去安靜的位置接電話。“大楚,在做什么?”

    秦楚說:“想你。”

    陶如墨:“別說騷話。”

    “好吧,在開車。”頓了頓,秦楚又補了一句:“但想你也是真的。”

    陶如墨嘴角揚起笑容。

    “你們什么時候回來啊,我給你帶了一些特產,什么時候給你送過去?”

    陶如墨說:“我們今天晚上回來,吃過晚飯了回去。”

    從雪山回京都,開車得要三個半小時,晚上到家,估計都得十點鐘了吧。秦楚則說:“晚上回來么?走高速?

    “當然,走省道太繞了,得走六個小時呢。”

    “那你回來了跟我打個電話,我今天晚上就要見你。”好多天沒有見到陶如墨了,秦楚真的怪想她的。

    “那行吧。”

    “陶醫生,鏟子拿來了,走,堆雪人去!”蘇醫生跟林月一人拿著兩把鏟子,站在遠處喊陶如墨。

    秦楚聽見了,對陶如墨說:“行了,你去玩吧,我開車了。”

    “嗯,好。”

    陶如墨跑向林月她倆。

    三四個人拿著鏟子去別的地方堆雪人,陶如墨戴著手套覺得不方便,就把手套脫了。她鏟了許多雪,非常用心地堆了兩個雪人。

    大的是秦楚,小的是她。

    林月和蘇醫生看見了,就調侃她:“還差一個孩子呢。”

    陶如墨臉一紅,“哪來的孩子啊。”

    蘇醫生笑得特別大聲,笑完,她問陶如墨:“你跟秦先生打算什么時候結婚啊?”

    陶如墨說:“不知道呢。”想到光棍節那天被求婚的事,陶如墨對蘇醫生講:“其實,他跟我求過一次婚,但我沒答應。”

    蘇醫生聽了這話,盯著陶如墨看了片刻,忽然說:“來,跟我聊聊。”林月見她們不玩了,也拎著鏟子跟了過來。

    三人步行著回民宿,蘇醫生問陶如墨:“你沒答應么?”

    “沒。”

    林月就問:“為什么啊,秦先生挺好的,你年齡也不小了。”林月心直口快,說話也沒有顧及。

    陶如墨擰著眉心說:“沒安全感吧,我很喜歡秦先生,但是...一想到我們才認識半年就要結婚,總覺得心里不踏實。”

    “而且,我怕他是一時興起。咱醫院的男醫生不都說,男人愛一個人的時候,是真愛。但男人變心的時候,也是真快么。”

    林月便說:“那你要這么想,這輩子都沒結婚了。”

    到底蘇醫生才是過來人,她已經結婚幾年了,老公名下經營了兩三個小公司,也算是生活美滿。

    她告訴陶如墨:“我那會兒跟你一樣的想法,我老公你見過,長得帥,高學歷,也不缺錢。”

    “嗯,我知道,唐哥的確很優秀。”蘇醫生的老公,是出了名的好。

    蘇醫生說:“其實我們結婚的時候,才認識三個月呢。”

    “啊?才三個月你就敢嫁給他了?”陶如墨和林月同時露出吃驚的表情。

    蘇醫生噗嗤地笑了。

    她停下來,笑著凝視著陶如墨。

    陶如墨跟著停了下來,問她:“蘇姐,你想說什么。”

    蘇醫生說:“婚姻是兩個人組建一個家庭,對你來說是冒險,對他來說,不也是一場冒險?你會害怕,他就不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