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國產AV > 秦先生的朱砂痣 > 第213章 想跟秦先生長長久久
    三天后,醫院來了一名新的牙科醫生,是從國外回來的,醫術了得。

    他的到來,宣告者陶如墨在第六醫院的工作正式結束。

    要走了,陶如墨還是得請熟悉的同事們吃頓飯。這頓飯,就定在醫院的食堂包廂。現場的氣氛有些沉默,因為出席今天這場活動的人,本該更多。

    但那些人,已經不在了。

    吃飯前,陶如墨主動倒了一杯酒,灑在桌上。

    蘇醫生他們看著陶如墨的舉動,眼圈微紅,沒有出聲。陶如墨又給自己倒了一杯,她嘆息一聲,說:“不知道該說什么,吃了這頓飯,散了場,咱們也還是朋友。”

    見氣氛沉重,陶如墨故作坦然一笑。她拍了拍旁邊一個口腔科醫生的肩膀,語氣豪邁地說道:“等我開診所了,你們都來給我打工!”

    聞言,蘇醫生終于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蘇醫生調侃她:“我婦產科的也可以來?”

    陶如墨用力點頭,改口說:“那就開一家私人醫院!”

    “行!”

    大家一起舉杯,對陶如墨說:“陶院長,等你好消息!”

    開了個無傷大雅的玩笑,桌上氣氛這才逐漸變得活躍。一頓飯吃完,也沒有太多傷感,畢竟陶如墨也不是要去遠地,她人還在京都呢。

    相見,抽個空也能見。

    散場時,陶如墨又丟下一顆深水炸彈。

    “大家都把錢準備好,沒意外的話,臘月初八我就結婚了。現在我也不是醫生了,結婚擺幾桌也是不壞規矩的的,大家記得來。”

    總當散財童子四處送禮的陶如墨,這次終于能挺直腰板收份子錢了,心情還不錯。

    這顆炸彈,把大家給炸傻了。

    “我靠,陶醫生夠速度啊!”

    “怎么突然決定要結婚了?”

    “這無聲無息的,玩的有點大啊。”

    聽大家七嘴八舌,陶如墨臉上的笑容逐漸變得正經起來,她說:“就是覺得人生苦短,遇見了喜歡的,就想和他結婚。一輩子,盡量過得盡情些。”

    知道她為什么這樣說,剛還喧鬧的場面,又安靜了一些。

    很快,大家又喜笑顏開,紛紛對她說恭喜。

    “那就這么說定了,大家一定要來,不能空手啊。紅包不在多,千兒八萬的就行。”陶如墨笑成了貪財迷的樣子。

    立馬就有人吐槽她:“你也不怕吃成了個胖子!”

    陶如墨嘿嘿一笑,才又說:“不要多的,我就要個99,大家都給我包個99的紅包。”她舉起酒杯,滿面嚴肅地說:“我很喜歡我的秦先生,就想跟他長長久久,誰都不能破了我的規矩!”

    “來,我敬大家一杯!”

    干了那杯酒,陶如墨放下杯子,轉身就走。

    當真是瀟灑狂妄。

    蘇醫生他們面面相覷,忍不住互相議論——

    “99塊也太少了吧。”

    “這拿不出手啊!”

    “但陶醫生話都放出來了,咱也不能壞了規矩啊。”

    最后是蘇醫生一拍桌,拿定了主意,“就99!長長久久,聽著就喜氣!”

    ·

    吃了散伙飯,陶如墨就打算去看林父。林父身體越來越差,她要連夜守著才放心,她正打算打出租車,就接到了秦楚的電話。

    “墨墨,飯局結束了沒?”秦楚等溫椋睡了,才開車出去。

    打電話的時候,他正在開車。

    “剛吃完。”陶如墨聽到秦楚那邊有車子按喇叭的聲音,便問他:“大楚,你在外面?”

    “嗯,剛從家里出來。你在哪里,我正準備去接你。”秦楚將車子轉了個彎,進了通往第六醫院的那條大道,他這才說:“晚上要去陪林叔叔吧,我陪你。”

    心里一暖,陶如墨在賣紅薯的大爺的攤位前站著,這里還挺暖和。“我在賣紅薯的大爺這兒等你。”

    “好的,我就來。”

    沒過幾分鐘,秦楚的破車就闖進了陶如墨的視線。

    他從車上下來,徑直走向陶如墨。

    賣紅薯的大爺瞧見了秦楚,忍不住跟他開玩笑,說:“我看你女朋友挺冷的,今兒不買個紅薯給她暖暖手?”

    秦楚聞言一笑,“大爺你可太會做生意了。”他還真的挑了兩個紅薯,“我要這兩個。”

    大爺忙給他稱重,一看價格,就說:“9塊8.”

    秦楚正準備掃微信,陶如墨忽然說:“大爺,給我們整個9塊9.”

    大爺一愣,接著嘿了一聲,“行,我給你們整個9塊9.”

    秦楚深邃的目光移到陶如墨臉上,帶著笑。

    陶如墨朝他坦蕩一笑,說:“寓意好。”

    秦楚手放在唇邊,遮住笑意,才說:“嗯,特別好。”

    大爺那手就像是一桿秤,隨手一拿,就知道重量。他換了一個紅薯,往稱上一放,剛好九塊九。陶如墨從包里掏了十塊錢的現金給他。

    大爺在他錢包里東翻翻西翻翻,終于找到了一張破破爛爛的一毛錢。一邊將錢遞向陶如墨,他一邊念叨:“這一毛錢,都快成古董了。”

    陶如墨接過那一毛錢,說:“這一毛錢必須收。”

    秦楚拉著陶如墨就要走,大爺突然問他:“大伙子,要結婚了吧,啥時候辦喜酒啊?”

    秦楚回頭,朝他一笑,道:“臘月初八。”

    老爺子點點頭,又說:“是個好日子。”

    陶如墨趕緊朝他發來邀請,“大爺那天休息的話,可以來賞臉吃個飯。”

    大爺努努嘴,“行啊。”

    兩人回到車里,打開暖氣。陶如墨跟秦楚說:“醫生說林叔叔疼得徹夜睡不著覺,止痛藥已經不起作用了,林叔叔都幾天沒吃飯了,怕是熬不了幾天了。”

    秦楚點點頭,他說:“應該就這幾天把。衣服什么的,都準備好了么?”

    “嗯,林月早就給他準備好了。”

    秦楚見陶如墨還算平靜,這才敢當著她的面提起林月。“雖然這么說,顯得我不近人情,但我還是很感謝林月,不是她的話,那天死的人,就是你了。”

    陶如墨眼皮不停地眨,眼圈周圍又開始變紅。

    “墨墨,你這條命,也算是偷來的。既然是偷來的,那就得好好過,不能委屈了你自己,也不能辜負了林月的犧牲。”

    陶如墨急著打斷他,“別說了大楚。”

    秦楚便閉口不再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