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國產AV > 秦先生的朱砂痣 > 第214章 墨墨你是我大佬4
    快速幾口啃了紅薯,秦楚這才開車往二院那邊走。

    林叔叔就住在二院,隔六院還挺遠,這會兒車不是很多,一路暢通,倒也不堵車。陶如墨一邊啃紅薯,一邊跟他聊天。

    “溫椋一個人在家么?”

    “嗯。”

    “她不是怕黑么,不怕她半夜醒來了害怕?”

    “都十多歲的孩子了,總得學會去克服恐懼。”秦楚一臉無情,顯然是真的要改正溫椋這個毛病。

    陶如墨若有所思。

    “大楚。”

    “嗯?”

    陶如墨望著秦楚的側臉,有些話到了嘴邊,卻不知道該從何說起。

    秦楚緊緊地捏住方向盤,對她說:“你有什么話想說,直說就是,別憋著。”頓了頓,他又說:“憋壞了你,我心疼。”

    陶如墨又笑了笑。

    她開口便問:“你到底是做什么的?”

    秦楚就知道她要問的是這件事。

    這一次,他打算坦誠相待。“我做的事,很隱秘。但我向你保證,我不是壞人。”

    陶如墨又問:“特工?”

    一提到隱秘的事,無外乎就是特工和臥底。

    秦楚笑了,屈起食指在她額門上彈了彈。“電視劇看多了吧?”

    他一說到電視,陶如墨的腦子里閃過一個模糊的片段。她緊緊捏住安全帶,試探開口,道出三個字:“守門人...”

    秦楚忽然將車停了下來。

    陶如墨見秦楚停車,就知道自己猜對了。

    “原來那次我在電視上面看到的那個被打了馬賽克的人,真的是你...”她記得當時他還跟秦楚說過那事,說他長得像大佬。

    秦楚怎么回復來著?

    他說——

    他就是大佬。

    那時候,陶如墨只當秦楚是在開玩笑。

    現在想來,他說的是實話。

    “是。”秦楚承認了。

    他有些緊張,忍不住用舌尖去抵上頜,手指也在方西盤上輕輕地撫摸。“墨墨。”秦楚的聲音里透露著一些緊張。

    陶如墨聽出他的緊張了,也不知為何,就在這一瞬間,她忽然就不氣了。

    在此之前,她是有些埋怨秦楚的隱瞞與欺騙的。可是秦楚此刻小心翼翼的樣子,又讓她不忍心同他置氣。

    真喜歡上了一個人,你就無法對他真正狠心。

    “大楚,我知道你想問什么。對于你隱瞞我的這件事,我的確是有些生氣的。”陶如墨看見秦楚一瞬間黯淡下去的眸子,她不忍信繼續折磨秦楚,繼而又說:“但是你在我最危險的時候,冒著會穿幫的風險,第一時間來到我的身邊,救了那么多人。”

    她突然朝他豎起大拇指。

    陶如墨說:“你是我的大佬!”

    望著那根朝上舉起的手指,秦楚的眼睛里,不停地閃爍著亮晶晶的色彩。

    秦楚又忍不住笑了。他伸手摸摸陶如墨的頭發,告訴她:“你要記得,秦楚對你,是一心一意的。”

    “嗯。”陶如墨見時候不早了,趕緊催秦楚快些出發,“快點兒開車,別等會兒去得遲了,床位都租不到了。”

    二院生意好得很,常常到了晚上連陪護床都租不到。

    秦楚便提高了車速,花了差不多一個鐘頭的時間才趕到醫院。

    林父的病房里面本來只有三張病床,因為病人太多,臨時又加了一張。不就不大的病房擺了四張病床位,陪護小床是沒法再放了。

    秦楚不忍信陶如墨熬夜,便提議去外面的酒店訂一間房,讓陶如墨去休息。

    陶如墨直接拒絕,她斷然不可能丟下秦楚一個人在這里熬夜,自己跑回去休息的。

    于是一整晚,都是兩人輪流照顧林父。

    林父是真的不行了,躺著就躺著,翻身都辦不到。因為沒吃飯,也沒有大便要解,一整天下來,尿液也不多。

    照顧他其實并不累,只是聽著他痛哼求死的聲音,關于心情沉重罷了。

    上半夜陶如墨還撐得住,下半夜,實在是困了,就坐在凳子上,趴著床尾的欄桿睡著了。她睡了,秦楚卻不能睡。

    一整夜,都是秦楚在照顧林父。

    早上,陶如墨靠著病床還在打瞌睡,秦楚已經醒了。他非常勤快,主動拿著臉盆去排隊打水,然后回到發病房給林父擦身子。

    咯吱窩、脖子、胸膛口、雙腿...

    所有地方,秦楚都擦得很細心,臉上尋不見一絲嫌棄之色。其他病床的陪護家屬看到他照顧老人這般仔細,頓時就感到羨慕。

    跟這大伙子一比啊,他們的孩子,都是些擺不上臺面的。

    等陶如墨被鬧醒的時候,秦楚已經給林父擦好了身子,正在擰干毛巾,打算將毛巾晾起來。

    “你醒多久了啊大楚。”陶如墨怪不好意思的。

    說好只睡一個小時的,竟然就睡過頭了。

    她想站起來,一動,才發現自己雙腿發麻。

    秦楚趕緊走過去扶著她,跟她說:“慢慢走,別急,會摔下去的。”

    陶如墨便扶著秦楚在病房里面慢悠悠地走路,腿漸漸地就沒有那么么。一旁的家屬盯著陶如墨,忍不住羨慕地問陶如墨:“丫頭,這老人家是你爸爸,還是公公啊?”

    陶如墨沉默了下,才說:“爸爸。”

    “哎喲,你可給你爸找了個好女婿。你是沒看見哦,昨晚你睡著了,老人家一哼哼,這做女婿的就醒了,噓寒問暖的,就沒見他有半分不耐煩。”

    “你是命好哦,找了個好老公。”

    聞言,陶如墨一愣。

    她扭頭看著秦楚,才發現秦楚的眼底有些黯淡,看樣子昨晚是沒有休息好。

    “大楚,你快回去睡吧,我在這里守著。”

    秦楚:“一起吃個早餐吧,吃了早餐我再回去休息。”

    “也行。”

    陶如墨見林父這會兒睡著了,就跟同屋的兩個大媽說:“阿姨,我帶我男朋友去樓下吃個早餐,很快就上來,如果這里有什么事,你們就給我打電話啊。”

    陶如墨還將電話號碼留給了他們。

    “行,去吧!”

    陶如墨這才放心帶著秦楚去食堂。

    兩人各自點了東西,坐在桌旁一邊聊天一邊等。陶如墨要了一份炒粉,秦楚則要了一碗小面。早餐做好了,剛擺上桌,陶如墨的手機驟然響起。

    還是之前那鈴聲,但陶如墨聽到那聲音,后背突然一涼。

    她與秦楚對視一眼,這才拿起桌面上的手機。

    看見備注是臨床的大媽,陶如墨猛地站了起來,對秦楚說:“林叔叔怕是不行了。”

    秦楚丟下筷子,拉著陶如墨就往樓上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