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國產AV > 秦先生的朱砂痣 > 第245章 丫頭,秦家對不住你4
    聽秦楚說這種話貶低自己,陶如墨開始還在笑,可笑著笑著,突然就笑不出來了。

    “大楚。”陶如墨拍拍秦楚的手背,挺心疼他的。“這些年,讓你受苦了。”人人都罵他是個‘弓雖奸犯’,卻沒有人能夠聽到秦楚內心的掙扎與痛苦。

    以那樣的方式傷害自己心愛的姑娘,秦楚比誰都痛苦自責。

    有秦楚的愛加持,陶如墨信心大增。“不要再說這種話了,我已經不怎么緊張了。”說著不緊張,但陶如墨手心里的冷汗還在不停地往外冒。

    “別怕。”

    “嗯,不怕。”

    秦楚這才重新啟動車子,帶著陶如墨回家。

    第二次見到大公子的破飛度轎車,負責看守大門的安保人員已經見怪不怪了,他們直接給秦楚的車放行。

    秦楚把車開到停車庫,“好了,下車。”

    陶如墨從車上下來,站在飛度車旁,詫異而震撼地望著寬敞車庫里面停放著的豪車。這放眼望去,得有二十多輛吧。

    “這都誰的?”

    秦楚說:“大部分都是我媽的。”

    陶如墨酸的牙齒疼。

    秦楚拎著陶如墨往1號主樓那邊走,一般會見重要的客人,都在1號樓。陶如墨是秦楚的妻子,秦楚第一次帶妻子回家,秦家要給予她最高規格的待客之道。

    陶如墨跟在秦楚身邊,路過一面玻璃的時候,下意識停下腳步,偏頭朝鏡子里面打量。確定自己的穿著沒有任何不妥,陶如墨下意識地挺直了腰板。

    秦楚暗自悶笑,“別看了,你特別好看。”

    陶如墨臉頰涌上淺紅,這才滿意。

    1號樓被建成了古典歐式風格,共有三層樓高,第二層才是主要活動區域。在房子的左右兩側分別有一道弧形樓梯,樓梯一直伸展到二樓,二樓大陽臺的圓亭臺下面立著一張石桌,桌上擺滿了水果,還有果茶。

    看樣子,主人家早就做好了迎客的準備,就等尊貴的客人抵達了。

    陶如墨被秦楚牽著,繞著人工湖往1號樓走。陶如墨盯著眼前這片美麗的人工湖,湖水澄清蔚藍,一群天鵝在湖中游玩,美輪美奐,奢靡至極。

    “到了。”

    聞聲,陶如墨目光從湖面收回,落到正前方。

    她的正前方,是一座噴泉,圓形的池子中間,是四頭昂首踢足的麒麟,麒麟的正中央,則站著一位男士。

    男士穿著一身英倫風西裝,梳著大背頭,戴著一副眼鏡。哪怕只是一尊石雕,男人的五官也顯得鋒利逼人,氣度不凡。

    秦楚沾在陶如墨的身旁,為她科普秦家的發家史。

    “1856年,我們的祖先秦沖留洋歸來,一手創辦了興國輪船有限公司。經過他的管理與拓展,公司逐漸發揚壯大,成為國內領頭資本企業。上個世紀中期,迫于大環境的壓迫,我的曾祖父帶著我剛出生的爺爺,將公司遠遷歐洲。”

    “在異國他鄉,我們受到排擠、受到欺凌與侮辱。是我的曾祖父,力排眾難,將岌岌可危的秦家產業重新拯救過來。在他的帶領下,興國企業在異國他鄉逐漸站穩腳跟,并一步步發展成為享譽全球的知名大企業。”

    “這個本該消亡的企業,再一次崛起,它擠進了世界前五百強,并穩穩地扎根在前三,再也沒有任何人能撼動它的存在。”

    提到秦家的這段過往,秦楚也是唏噓不已。

    那個年代的人,總是令人佩服的。

    “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初期,我曾祖父的身體越來越衰弱。每個中國人都有落葉歸根的情懷,我曾祖父在中國這片土地上出生成長,他的骨子里,留著中國人的血脈。他渴望自己死后,能身歸故里。”

    “正巧那段時間新中國政策開放,歡迎外來企業來華辦工廠,成立公司。我的曾祖父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他決定將公司搬回國內!”

    “這個提議一出,便遭到企業高層全票反對,畢竟那時候的中國,并非如今這個中國。那時候,她剛經歷過兩次大戰,滿目瘡痍的土地上剛發出細嫩的綠芽,而現在,當年的嫩芽已經長成了參天大樹。這世界上,再也沒有任何一個國家膽敢欺負她!”

    提到自己的祖國,秦楚感到熱血澎湃。

    這些年,他去了全世界許多地方執行任務,在那些布滿危險與槍林彈雨的危險之地,大家得知秦楚是中國人時,眼里總會流露出向往之色。

    中國啊,據說那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國家,她有全世界最令人安心的士兵常年駐守邊疆!有緝毒警察日夜不停地捉拿罪犯!有人民警察徹夜巡邏保衛平安!有鐵血外交捍衛中國人民的人權與利益!

    而這些,卻是那些生活在戰亂之地的居民們,做夢都不敢夢到的天堂。

    秦楚微微一笑,望著那尊雕像,目光穿過流失的時空,回溯到半個世紀前,與曾祖父遙遙相望。

    “當年,曾祖父不顧所有人反對,帶著秦家舉族搬遷回國。回國后,興國企業正式更名為振中國際集團。時間證明了我曾祖父的決定是對的,他的膽識與眼光,無人能敵。”

    陶如墨聽完這個故事,心頭熱潮翻滾。秦楚口中所說的,并非是秦家的衰亡與崛起,也是中國的衰敗與崛起。

    她由衷地稱贊道:“你的曾祖父,他是一個偉人。”

    秦楚會心一笑,指著那尊雕像,他道:“天上麒麟翰墨林,當家手筆擅文心。這尊雕像,是用來緬懷我的曾祖父的。我的曾祖父,叫秦鐘國,號墨林先生。”

    秦鐘國,任何一個學過經濟學與金融學的人都應該知道這個名字。他是華人傳奇商人,他受全世界的商人所推崇和尊敬。

    陶如墨走到雕像面前,仰頭看著秦鐘國的面容。觀察了片刻,陶如墨有些驚訝的說:“大楚,你跟你曾祖父長得有些像哦。”

    秦楚正要點頭,忽然聽到一道蒼老卻有力的老人聲音,從陶如墨的右側傳來——

    “秦楚不僅長得跟他的曾祖父像,在為人處事與愛國情懷上,也是一樣的。他或許霸道狡猾,但絕不卑鄙跋扈!”

    陶如墨愕然轉身,看著拄著拐杖徐徐朝她走近的老人家。

    老人家穿了一身黑色的中式風長外套,戴著一頂帽子。他面上生滿了溝壑一樣的皺紋,但眼睛卻明亮如鷹,身板直挺不輸戰士。

    陶如墨猜到這人的身份,有些緊張。

    秦鐘注視著陶如墨的臉蛋,眼神是慈祥的,也是包容的。

    “丫頭,當年秦楚對你做的那些事,我老頭子代他對你說聲對不住!”秦鐘徒然摘下頭頂的帽子,后退一步,朝陶如墨九十度鞠躬致歉——

    “丫頭,秦家,對不住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