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國產AV > 大齡剩女之顧氏長媳 > 第85章 085誰瘋了二更
    所以‘一會等顧先生醒了’誰給郁初北回電話?這個細節完全是夏侯秘書長自己放出去的。

    “現在好了,你我不知道怎么個沒有弟弟法!郁女士再胡思亂想,回頭因為這件事跟顧先生分了——”夏侯執屹突然禁聲!

    易朗月也擔心的看著夏侯秘書長!完了!他們都忘了這個可能!萬一郁初北覺得顧先生‘一家’都不可信,‘顧先生’又是傻的,不是優選戀愛目標,萬一就此分了——

    顧先生還不弄死他們!

    易朗月急忙道:“我再想想辦法!”

    “指望你想到辦法我墳頭上的草都能埋人了!”

    易朗月無語,你剛才不是這么說的,你說我是幸運星,顧先生沒有來國內巡視是我福星高照,所以讓你逃過了一截,如今只是一個電話的時間就反口了。

    夏侯執屹焦躁的在辦公室里走來走去!全世界的惡意向他撲面而來!顧先生如果分手了!顧先生如果分手了!他也別跑了,直接把自己煮了算了!

    所以郁初北這件事必須處理不好,顧先生回來后,必須讓她噓寒問暖、死心塌地、一心呵護、無比同情,否則誰也沒好日子過!“這樣,你……”

    易朗月凝神細聽,但等了半天也沒等到夏侯繼續:什么?。

    夏侯執屹繼續在辦公室踱步。

    五分鐘后,停下來:“郁初北這里必須好好安撫,且要誠意十足,真實的情況跟她說一部分,挑能說的說。你明天親自去見郁初北,親自跟她談,告訴她,顧先生對打雷閃電反應很大,必要的時候把顧先生小時候遭遇綁架的事甩出去。”

    好嗎?

    “對,就這說,你說顧先生越平靜病的越重,你見他當時的神色就知道大事不好,才追了出去,所以這一天的時間你都在忙顧先生的事,如今顧先生已經出國養病了。我再讓高成充給你發一些顧先生的截圖,必要時出示給對方看,提醒她再次有什么情況,不能受到刺激,一定要按時按量吃藥,按時按量很重要,你列一份顧先生吃藥的單子給她,其他邊邊角角的問題你自己編。”

    易朗月有個疑問:“為什么要編,據實已告不好嗎?”

    “天顧集團最大的BOSS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很好聽是不是!”而且,萬一過兩天顧先生不喜歡了,這么大的把柄讓對顧先生很好是不是!

    易朗月無言以對。

    “編好了寫一份報告給我,背過,防止穿幫,還有你家里,打聲招呼,馬上給顧先生騰出間房間,你們小區的門崗也換了,必要時你全家就是該扮演的所有角色。”

    不好吧:“我爸爸媽媽都是普通人,沒有受過接觸教導,顧下生……”這個定時炸彈萬一炸了……

    易朗月看著夏侯執屹越來越不善的眼點點頭:“我知道了。”

    夏侯執屹嘆口氣:“應該到不了那一步,到了也無所謂,談戀愛了會嫌你家礙事。”

    易朗月苦笑。

    “你現在的當務之急是安撫好郁初北,出去吧。”

    “好。”

    “顧先生那里……”

    易朗月停下腳步,還有事?“……”

    “算了,就郁初北。”

    易朗月出去。

    夏侯執屹坐回座位上,覺得自己就不該打那個電話,套近乎也不急于一時,現在好了,禍都是自己闖的易朗月剛才的幸災樂禍就差寫在連上了。

    可想想西邊的人現在處于水深火熱中,不定被顧先生怎么抵著腦袋談案子,再想想自己這點事好像也不是什么大事。

    至少比朝不保夕的他們要好的多。

    ……

    郁初北沒再給顧君之打電話,從第一天的緊張擔心、到第二天了解事情經過后的平靜,第三天她已經不怎么想顧君之的事了,在公司見到易朗月也淡淡的。

    易朗月總覺的會大事不妙,他已經把能說的都說了,顧先生有不得已的苦衷,顧先生小時候很慘,五歲時在這樣多變詭異的天氣里遭受了非人的變故,被父親不喜、被家人誤會,小小年紀身邊一個人可信的人都沒有,孤獨無依、形單影只。

    長大了才這樣脆弱敏感容易發病,但心底善良,善良是郁初北說的,不是他開的透,可,她怎么就沒有一點同情心呢!

    這都幾天了沒有給顧先生打過電話,也沒有問過自己顧先生的情況,在公司里遇到了,還冷漠的像個陌生人。

    怎么看都不像是關心自己男朋友的女朋友。

    易朗月再次看眼手里的手機,眉頭微促,哪里出了問題?他凌晨會開機看一眼,郁初北一條信息就沒有發。

    是自己那句話說的不對還是病情介紹的不夠嚴重。

    更甚至。不喜歡顧先生了!

    易朗月頭都大了!不應吧,顧先生性格再不好,臉很耐看,不可能才消失幾天就沒有女朋友了!

    顧先生如果知道他自己把他自己的女朋友作沒了,會不會這個人格把那個人格弄死!弄死了估計也不會誕生出脾氣溫和的人。

    *

    郁初北為什么要熱臉去貼對方的冷屁股,甚至去招人煩。顧君之向來很粘人,一會看不到她都要打電話。

    但到現在為止他什么消息都沒有,不是這些人軟禁了他,就是這些人試圖軟禁他。

    更或者,這些人怕她分了顧君之什么好處,比如那些珠寶。

    郁初北結合以前很多事覺得自己的懷疑很合理,易家不是不愛他,除了那些東西,易家人從心里也很疼他。

    只是這種愛可能不再需要其她人參與,也許會分薄了完全屬于他們家的好處。

    郁初北想不這么想都難,這么多天,除了那天向她解釋過的幾張模糊的相片,什么都沒有。

    她也沒有那么不識趣,如果易朗月一家能讓顧君之忘了她,她也可以開始新生活。

    畢竟他們家照顧了顧君之這么多年,切照顧的這么好,也能照顧一輩子,她不覺得非要把顧君之弄到自己身邊才算對顧君之好的生活。

    只要顧君之愿意,跟著易朗月一家人,他其實是很有保障的,看易朗月平時對他那么照顧就能知道。

    郁初北拿了工裝外套下樓,庫房里又來貨了。

    ……

    喧囂的戰火已經平息,殘壁斷垣外塵土漫天,烈日炙烤著大地,收尾的車在濃煙中穿梭,全副武裝的人在清理最后的場地。

    高成充抬起腳上的厚重長靴一腳將人踢完,脖子上的槍吊兒郎當的挎著,嘴里叼著煙,臉上看不出顏色,高大的身體猶如巨大的銅像,彪悍,沒個正經:“說!人在哪里!不說是不是,給他點苦頭嘗嘗——”

    顧君之走進來,身形如山、其實若山,一身黑色勁裝,長發亂糟糟的團在頭上,眉宇間有些不屬于他的煩躁。

    “顧先——”

    地上跪著的人瞬間向他跑去。

    顧君之不煩,整合自己名下所有產業,出擊數字帝國下的巨鱷,強硬的碰撞、資本的對抗、傾覆半個世界的財富看狂狼的風雨,順便在閑暇之余,還能玩兩場獵殺陶冶下情操,再好不過的日子。

    但顧君之隱隱覺出了另一種情緒煩躁,懦弱、無聊、不值一提,顧君之直接懟上他,咔嚓!

    高成充看看慢慢躺下不動的人,再看看轉身出去的顧先生:不該殺吧?

    肖隊長茫然的看著老大離去的背影,怎么交差?又看看高成充,雇主要的是活口,顧先生自己把自己的生意做黃了,是不是要以死謝罪?

    “告訴西南三天!沒事多長點腦子!看好自己的地方!否則這就是他們的下場!”

    “是!”

    烈日當空的炙烤中,顧君之突然歪頭倒倒自己的腦袋,目光冷肅陰沉,下一刻又擺正,覺得還響,瞬間歪頭,又倒一倒,最后倒煩了直接抽出槍,面無表情的對準自己的腦袋。

    所有的聲音頓時退去。

    顧君之神色自然的將腳搭在裝甲車上,目光閑適的系鞋帶。

    *

    縮卷在裂縫中的少年,身體仿佛快不能呼吸,惡狠狠的瞪著眼前的墻,目光陰翳的將半吊著的少年團成球,一下一下向厚重的墻門砸去!血滴在他臉上、身上。

    *

    顧君之再次歪頭倒倒,拿出槍對準自己的腦袋,目光冷淡的沒有一絲感情。

    聲音再次戛然而止。

    *

    縮卷著的少年被一股巨力震回來,身上已經模糊不堪,又不甘心的爬起來,將半截少年

    摔爛泥一樣往往墻上撞,呼吸越來越困難!痛苦的把自己往墻上撞,他要見初北——

    *

    高成充從營帳里出來,看眼不遠處的顧先生,點了根煙,他覺得這位顧先生比較好相處,想法也正常,至少比動不動就捶人,還有那位冷漠的不是凡人,凡是不參合的顧先生好。

    何況天顧的江山,全部是這位顧先生打下來的,智商很高、手段狠辣、黑白都吃,沒有任何不正常的地方。

    好吧,也不是完全沒有,可能有些心高氣傲、藐視眾生,藐視的有些病態,不注意看著他,他可能會把他自己弄死!

    但跟顧先生比,眼前的顧先生幾乎沒有缺點,完美。只要你不犯他忌諱他就不出手,幾乎沒有變態嗜好。

    顧君之轉身,對‘思念’這類不值一提的東西,嗤之以鼻。

    ……

    “顧先生回國了?”易朗月緊張看著夏侯執屹。

    夏侯執屹同樣看著易朗月,下一刻,手快速動起來:收拾東西,整裝待發,準備接受檢閱。

    十五分鐘后,夏侯執屹帶著自己的團隊恭敬無比的站在天顧集團頂層的停機坪上,只有嘴在動:“不是說去國外了現在怎么回來了?對他老人家的宏偉藍圖來說,我們渺小的不值一提。”

    易朗月也不動:“不知道。”

    十分鐘過去了,二十分鐘過去了,半個小時候過去了。

    夏侯執屹‘大逆不道’的抬頭看看天,連飛機的影子都沒有看到:“你是不是聽錯了。”

    易朗月也看看天:“不可能,高成充親自給我發的定位。”說著急忙打開手機,看到顯示顧先生所在的紅點的確在國內,而且距離他們不遠。

    夏侯執屹不太確定的指著放大的圖:“這是不是金盛?”說完兩人對視一眼!快速向樓下沖去!

    夏侯執屹幾乎抬腳就撥通了高成充的電話。

    ……

    高成充有些不耐煩,剛回國就不能抽完一根煙再放屁:“又怎么了!”

    “顧先生呢!”

    高成充看眼身后,沒看見:“下去了。”

    夏侯執屹想死的心都有,顧先生這個狀態時候從不回頭,因為資本玩的不夠自由,但他回來了,而且沒有收到好說話的提示,證明顧先生回來的不正常:“你們在金盛!”

    “廢話。”地址上那么大的字:“派車來接。”

    接個屁:“你快去!不管用什么辦法控制住顧先生!必要時——給他打針!”

    “你瘋了!”

    “他去殺郁初北了!”只有這一個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