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國產AV > 今天男主又逼婚了 > 第一百二十五章,跑不了和尚跑不
    瑾涯很溫柔,這也是他頭一次承認自己對她的愛,那份愛戀已經刻進了靈魂,眷戀又情深,“灼華,不能哭,你笑起來才好看……”

    無論怎樣的灼華他都是愛的,只是他更希望他的灼華是快樂的,就像從前在佛界一樣,只知道快樂,從不知悲傷。

    額頭相抵,瑾涯的手將她的發絲別到了耳后,動作很輕,呼吸噴灑在她的臉上,“我知道,你愛上了少白,日后,你們會很幸福。”

    頓了頓,他多希望時間再多一些,可是現在的時間只有那么一點,“少白就是我,我就是少白,灼華,我從未離開你……”

    他和少白是一個人,應該說,是一個靈魂。

    灼華是他命定的劫,可是瑾涯從未想過躲避,在那次預測中得知自己會有這一劫的時候,他在幻境中看到了那個模糊的影子時就知道自己肯定逃不過。

    只是一個模糊看不清面容的影子就讓他忘不掉,更何況是一個活生生的人。

    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他分出了一半的靈魂成了少白。

    哪怕是一個靈魂,兩個人的性格完全不一樣,少白比他更加冷情,就像沒有七情六欲一樣,冷血的很。

    殺人不眨眼,短短時間里,他的手上沾染了無數鮮血,奪下了九重天,成了九重天的尊主。

    瑾涯是佛,那么少白就是魔。

    時間慢慢過去,他養的那株桃花一夜之間盛放,有了靈實,桃花靈幻化成了人形。

    青絲散落,紅衣灼灼,眉眼一點淚痣,站在樹下什么也沒說,只一個眼神,那一刻,佛聽到了自己的心跳。

    他拿著佛珠念了千萬句佛語,她一個眼神,自己就墮落成了魔。

    一把推開了灼華,雷劫降臨,身體早就已經被雷劫擊垮了,笑容逐漸破碎,瑾涯的身影還是模糊,靈魂消散,嘴張了張,卻什么也沒說出來。

    “瑾涯——!!!!”灼華的眼睛猛的睜大,跪坐在地上,不可置信的看著瑾涯消失的地方,撕心裂肺的叫著他的名字,聲聲泣血。

    絕望至極。

    她一直以為是瑾涯辜負了她,對不起她,才逼著她去跳輪回崖,想要磨平一切。

    卻不想,瑾涯才是那個愛之深的人,為了她謀劃了這一切,從她還不曾來到這個世界上就開始為她謀劃……

    瑾涯……

    后面的情形灼華沒有再看見了,瑾涯的魂魄支離破碎,消散在天雷下,什么都沒有剩下。

    瑾涯死了,灰飛煙滅,天劫也消失的干干凈凈,就像什么都沒有發生。

    少白臉色暗沉,打暈了灼華,他和瑾涯雖然是一個人,但是他們有不同的思想和人生,而且他很薄涼,哪怕瑾涯死了他也沒覺得傷心或者難過。

    只是瑾涯死了,最痛苦的莫過于灼華,他不敢想象灼華以后會變成什么樣子,手指動了動,心思幾經翻轉。

    還是拿出了那瓶忘川水,少白渾身都在顫抖,冥王不可能知道有這個情況,所以這瓶忘川水肯定是瑾涯授意她送來的。